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北京市金融服务法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通知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咨询会在京召开      对《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的若干意见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研讨会暨中国法学会2017年第26期立法专家咨询会成功举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银行法票据法
论票据流通中的直接交付(下)
赵意奋
上传时间:2017/5/7
浏览次数:187
字体大小:
关键词: 流通;直接交付;无记名票据;空白背书
内容提要: 票据流通中有两种转让方式,背书和直接交付。直接交付作为非典型的转让方式,往往是转让人和受让人自由选择的结果。以美国为例,即使在转让人非自愿的情形下,为了保护票据的流通,尤其是对正当持票人的保护,在自由主义原则指导下,只要符合推定交付的要件,便承认其效力。直接交付均发生在无记名票据和空白背书流转中,我国《票据法》除了对无记名支票态度不明确外,明确否定了无记名汇票和本票、空白背书的持票人权利,因此从源头上否定了将直接交付作为票据转让方式。但是,这种否定却违背了票据流通之本性,因此建议修改我国《票据法》相关条文,承认无记名票据和空白背书,建立票据直接交付制度。

        2. 对我国空白票据制度的商榷

        空白背书票据的直接交付无效对不同主体影响不同笔者认为有几点值得商榷:

        其一保护空白背书人的权利无法律依据在空白背书人和最后持票人之间法律为什么选择保护前者?在自愿进行空白背书的情形下背书人取得对 转让票据; 最后持票人亦支付对价从直接交付人 处取得票据三者之间的利益完全平衡且正如前面分析空白背书人既是自愿背书签章 为何因为他人的直接交付使其是否对最后持票人承担票据责任发生了变化? 当然存在一个看似正当的理由: 若票据以完全背书方式转让背书人可以原因关系对直接后手抗辩; 若是直接交付空白背书人和最后持票 人无原因关系使得空白背书人的原因债权难以保证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原因关系抗辩票据权利从而保护背书人的权利的愿望即使在背书转让的状况下也可能会完全落空例如A 将票据背书给 BB 票据权利的享有不仅仅是唯通过对 A 的追索权更为重要的是若是 B 采用背书转让的方式将票据背书给 CC A 行使追索权A 能否抗辩? 除非票据形式有瑕疵或其他法律规定的情形外A 是无法抗辩 C 的票据权利的那么背书转让还是直接交付 B C 之间的选择为什么反而对 A 有影响呢? B 书与否不是 A 的意志可以决定的却因为 B 的直接交付反而使 A 受到了更多的保护依据不充分 

         其二法律没有理由干涉直接交付人是否承担票据责任承上从本质上看B C 之间背书转让还是直接交付转让最大的区别是 B 是否承担票据责任直接交付使得 B 退出了票据关系为此付出代价的人主要是 C因为 C 少了一个可以选择追索的人但是C 自愿放弃对 B 的追索既然 C 明知直接交付的后果却依然愿意承担更大的风险接受票据  C B 的权利放弃并没有加重票据上其他债务人的义务法律当不加以干涉因此以否定直接交付强调背书转让的形式以防止持票人 C 的权利受损属于多余 

        其三否定直接交付难以防止非法获得票据的可能性比如 A 为空白背书人B 为拾得或偷盗票据之人为掩藏身份其将票据直接交付转让给 C此时A 若公示催告C 申报权利直接交付若是有效C 享有票据权利; 反之若然若是 C 将票据背书转让给了 D根据票据法的抗辩原理A D 不是直接前后手之间的关系因此 A 不能抗辩 D那么防止非法转让仅仅在 C 这个环节得以实现并不具有广泛的意义 

        其四最后持票人没有义务知道直接交付票据人不是真正的持票人且对空白背书签章信赖应该获得法律之保护继续上述假设C没有义务知道 B 如何从 A 处获得票据受让票据的人除了支付对价且 与转让人之间具有真实的贸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之外其具有对票据形式的注意义 至于自己的前手是如何获得票据的根本与票据权利无关既然 B 持有票据 C 看来B 已经获得背书人 A 的授权并完全有权在被背书人一栏补记只不过B 把这个补记的权利转让给了 CA 的背书签章给了 C 充分信任的理由票据签章在票据上具有核心的价值因此对签章的信赖若不受保护和票据法对签章的规定有严重矛盾 

        我国票据法将空白票据存在的所有空间都堵住了值得庆幸的是,《规定 49 条称: “背书人未 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即将票据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 据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 同等法律效力肯定了空白票据的存在 

        我国票据直接交付肯定制度之构建

        基于上述讨论无记名票据和空白票据具有流通 要素若是符合直接交付的两个判断标准: 转让人失去对票据的占有和控制持票人持有票据该效, 力应该获得肯定因此必须从肯定无记名票据和空白票据着手构建我国的票据直接交付制度 

        () 直接交付之正当性

        直接交付比背书转让的安全性差背书转让的 票据受让人有双重保险——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背书越多追索的对象越多 因此基于安全 考虑票据受让人更应该也更愿意受让背书转让的票据但是 直接交付效力之承认是追求流通效率和尊重当事人自由的结果即直接交付具有正当性 

        直接交付对市场自由交易秩序之尊重交易秩序的维持旨在追求自由有序的竞争秩序而票据的直接交付正是尊重当事人对票据流转方式的自由选 直接交付和出票人或空白背书人意志相关如果出票人或空白背书人出于安全考虑在签发时应该选择记名空白背书人应该将被背书人一栏填写完整; 相反就证明其对无记名票据和空白的风险是明确并愿意承担的持票人是决定直接交付流转的主体当票据无记名或空白背书时持票人若是出于自愿将票据直接交付给他人那么最后一个持票人就可以当然地成为票据权利人而享有票据权利当然持票人可能不是自愿地将票据交付他人而是丢失或被盗 在无记名的情形下持票人不仅只能无奈地看着正当 持票人行使票据权利而且几乎无从找到那个捡拾或 盗窃票据之人行使普通的民事权利但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即使我国不承认直接交付效力持票人丢失票据后的票据权利也未必能获得保护因为在支付环节只要将空缺之收款人记载补充完整即可虽然法律规定收款人之补记 需要出 票人的授权而授权的证明在请求付款环节如何完成? 现实的做法只能从外观上推断填补之人得到出票人的授权所以任何来人最终都可以成为支票的权利人即使占有 票据之人被诉其只要证明自己取得票据的合法理由 即可被认定为正当持票人当然若来人为捡拾或盗窃票据之人合法的 持票人可以依据来人的补记找到他们并对他们提起诉讼要求返还票据利益 

        直接交付的双方力量对比均衡与公共利益无牵连市场交易中由于交易双方存在力量对比强弱之 因此法律需要对弱势一方予以特别保护金融领域金融消费者对金融业务缺乏专业知识或者是和金融业务的经营者相比对金融业务的信息掌握更为专业所以需要保护金融消费者但票据出让方和受让方不存在力量明显强弱的情形即使在出票人和 持票人非自愿以直接交付形式流转票据出票人的签 章或空白背书均是行为人亲自完成他们的疏忽在善 意持票人那里并不需要特别保护私人主体之间的 交易若影响到公共利益法律当以强制规范约束私权利的自由票据流转是出让方对私的财产权利的转让转让主体间力量均衡不涉及公共利益所以票据流转和公共利益并无牵连 

        直接交付是对流通效率之追求背书转让方式 对受让人来说是一种极安全的流通方式时但对直接交付效力的承认是效率的表现不是指直接交付转让中无需签章带来的迅速因为背书签章所花去的时间不过是几分钟对一张流通中的有价证券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高效是说直接交付转让的制度设计给与 受让人更为简洁的选择不因为制度设计轻易导致流 转无效受让票据之人最关心出票人和承兑人的信用而且持票人最能关心的也 只有承兑人和出票人是否值得信赖票据出票之时关于出票人的信息相 对比较真实银行承兑汇票一般都由银行负责将出票人的信用调查清楚背书转让形式上看有很多背书签章理论上是很安全因为所有签章人都得承担票据责任; 但作为持票人除了对直接前手之外其实根本没有精力也不可能一一去调查所有背书人的信用 如果受让人需要对所有前手调查清楚之后方才接收一张票据又何来效率?所谓安全票据接收之时最 终是停留在理论上的所以受让人的这种选择和对效率的理解应该得到法律的支持 

        () 我国无记名票据及直接交付之肯定

        无论是日本美国还是我国台湾地区都对无记名支票( 或称来人支票) 有明确表示《日内瓦统一支票法规定填写来人或是未记载收款人的则为来人支票对汇票和本票同理我国香港地区和台湾地区均作出补充规定表明在没有载明收款人姓名或名称之时当然地认为持票人就是收款人对此我国可以借鉴 

        1. 明确无记名支票的类型

        既然票据法从来没有否定过无记名支票在对支票出票绝对必要记载事项的规定中区别于汇票和本票没有将收款人列入那就表示了对无记名支票的承认票据法在第 85 条之后就语焉不详了从法律的逻辑上来说也是不合理的当收款人没有记载时支票是完整有效的那么出票人可以授权补记而不补记会怎样?法律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建议在第 85 条之后或者在第 87 条第 1 款中增 收款人未填写的视作无记名支票

        2. 增加无记名汇票和本票效力的补充条款

        收款人作为汇票和本票出票的应记载事项符合大多数国家的立法习惯比支票更注重流通的汇票和本票应考虑其安全的价值倾向若是签发票据之 人将票据签发给特定的人必然载明收款人名称 若是收款人未作记载时绝对说票据无效不利于 票据的流转同样有违当事人自由转让之意愿所以建议对汇票和本票的出票记载作补充规定当签发人未记载收款人时可以理解为其将补记权利授予给特定或任何持票之人 

        3. 无记名票据直接交付效力和推定交付要件规定的增加

        对无记名票据效力作出补充规定其目的主要是当未记载收款人之票据离开签发人并进入到流通市场之后如何确定持票人的票据权利《香 港票据条例明确称: “以持票人为收款人之汇票凭交付而构成流通转让日内瓦统一支票法规定记名支票采用背书转让方式而对来人支票无需规定当然地以直接交付的方式流转; 当然无记名支票可以背书但该背书之效力仅为背书人承担票据责任的根据却不改变无记名支票的本质正如该法第 21 条称: “有人因任何原因失去其支票时( 不论其为来人支 或为可背书支票而其执票人已依第 19 条规定证 明其权利者) 已占有, 该支票之执票人无放弃该支票之责任但其取得支票有恶 意或有重大过失者不在此限19此条对于来人支票采用直接交付的效力 予以肯定当然将恶意或重大过失的持票人予以否认。 我国票据法应该认同直接交付构成了流通转让票据在签发人自愿地空缺收款人时在双方都自愿的情形下转让票据应该构成流通持票人为正持票人当转让非自愿时以是否符合法律之规定判断构成推定交付 

() 我国票据空白背书制度之修改

1. 对空白背书效力的承认

既然空白背书票据对流通无太大影响背书人的权利也无特殊理由需特别保护那么法律不如采用开放的态度在坚持完全背书的前提下认为被背书人 是背书记载的必要内容但至于记载的时间和记载人则可以更为自由正如台湾地区票据法香港票据条例规定背书必须记名但又将 最后背书为无记名背书的视为收款人之汇票或无记名票据; 且在票据流转的条文中明确票据转让可以采用空白背书之 形式。《美国统一商法典在对票据背书做分类时 就将空白背书作为一类而存在甚至联合国国际 汇票和国际本票公约都以明确的条款承认空白票 据在补齐被背书人之后可以享有票据权利 

        虽然说我国票据法司法解释已经解决了司法实践中的一部分问题当持票人能够证明自己取得票据 支付了相应对价即使不是直接向空白背书人支付 若能披露直接交付人并提供证据大部分法院根据司法解释将票据权利赋予持票人而驳回空白背书人的抗辩但是司法解释不可以在我国票据法否定空白背书票据的前提下肯定空白背书票据的效力 建议我国票据法对空白背书作肯定性规定 

        2. 空白背书直接交付效力的推定

        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在明确空白背书票据的法律效力之后对于空 白背书之流转认为持票人有选择权空白背书之汇票得依汇票之交付转让 ”; 也可以继续用空白背书的形式转让或者将前面空缺之被背书人补记完整然后以记名背书形式转让。《联合国国际汇票和国际本票公约明确当前手背书是空白背书时则仅交付该票据。《美国统一商法典称空白背书票据持票人只要转移票据占有即构成转让 

        对空白背书在制度上予以肯定那么对其转让方式的规定成为必然既然空白背书是有效的当事人可以继续采用空白背书方式或其他方式转让票据 当持票人在被背书人栏记载自己的名字然后再以记名背书形式转让 这是最好的选择可以弥补前手采用空白背书转让可能带来的票据的不安全风险一张空白背书转化为完全背书; 如果所有后手都采用空白背书方式转让票据只要最后一个人依照背书签章将所有被背书人填写完整就构成票据法要求的形式上的背书连续当然更为重要的是空白背书可以采用直接交付方式转让可能造成最后的持票人之前的票据占有人在票据上看不到记载 

        从形式上看不管是完全背书空白背书还是直接交付最后在行使票据权利时要符合票据形式上的 完全背书形式是最为简单的因为直接交付方式流 转的情形下最后持票人比如将自己名字记载在空白 背书之后的被背书人一栏票据依然是有完整的背书形式上无可挑剔而笔者认 票据法立法之时希望背书形式和实质皆能连续但当最后的持票人和 一个个票据经过之手都选择了空白背书人为唯一的背书人法律应该以放 任态度待之所以承认空白背书和直接交付转让的效力不是为了维护任何当事人的利益而是还当事人以自由选择的权利尊重当事人风险自担的行为自由 

        结论

        直接交付的效力承认不仅包括对无记名票据的承认而且包括对空白背书票据直接交付效力的承认基于上述分析建议我国票据法做如下修改:

         22 条和第 76 条各增加一款: “未记载收款人的为授权持票人补记

         30 条增加第 2 : “背书人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即将票据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据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87 条第 1 款中增加收款人未填写的视作无记名支票

        增加第X: 无记名支票可以直接交付方式转让。

【注释】

 19《日内瓦统一支票法》第19:“可背书之支票持有者,以背 书之连续证明其对支票之权利时,即使最后之背书为空白背书,亦视 为合法持票人。在背书之连续中,涂销之背书应不置理。空白背书又 接另一背书时,其后一背书人视为是由空白背书取得支票之人。

【参考文献】

 傅鼎生. 我国票据制度未赋予交付转让的效力〔J. 法学,2 0 0 9 (12) : 1 1 0 - 1 2 0 .

 [2]董翠香. 论票据单纯交付转让的效力〔J. 法学论坛,2 0 1 2 ( 2 ) : 1 4 6 - 1 5 1 .

 [3]郑孟状,郭站红. 论交付在票据质权设定中的意义〔J. 2 0 1 5 ( 6 ) : 6 0 - 6 8 .

[4]裘腾军. 票据单纯交付转让法律问题研究〔D. 华东政法大学,2012.

[5]江容眉. 票据的单纯交付〔J. 甘肃行政学院学报,2005( 1) : 123 - 125.

[6]张学权. 论我国空白背书制度的缺陷———对《票据法》第 30 条之质疑〔J. 河北法学,1999( 5) : 96 - 97.

[7]冯卫红. 论空白背书〔J.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 0 0 0 ( 3 ) : 3 7 - 4 0 .

[8]杨信. 票据背书连续的内涵、构成要件、司法认定及法律效力〔J.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2 0 1 5 ( 2 ) : 8 3 - 8 6 .

[9]陈仁生,胡国运. 票据空白背书效力及相关问题探讨〔J. 江西社会科学,2 0 0 3 ( 1 0 ) : 1 5 3 - 1 5 5 .

[10]赵新华. 票据法论〔M. 长春: 吉林大学出版社,1998.

[11]王小能. 票据法教程( 第二版) 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12]Wayne K. Lewis & Steven H. ResinicoffThe New Law of Negotiable InstrumentsM. Virginia: Michie Law Publishers. 1996.

[13]施文森. 票据法新论〔M. 台北: 台湾三民书局,1987.

[14]Marion W. BenfieldJr. & Peter A. Alces . Bank Liability for Fiduciary FraudJ. Alabama Law Review. 1991( 42) : 475.

[15]郑孟状,等. 支票法论〔M. 北京: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0.

[16]刘家琛. 票据法原理与法律适用〔M. 北京: 人民法院出版社,1996.

[17]姜建初,等. 票据法〔M. 北京: 人民法院出版社,1998.

[18]Donald J. Rapson. Loss Allocation in Forgery and Fraud Cases: Significant Changes Under Revised Articles 3 and 4J. Al-abama Law Review. 1991( 42) : 435. 

出处:《法律科学( 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6 年第 3 期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