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新三板制度改革专题研讨会通知      投服中心《投资者》创刊征稿启事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第一期)课题招标公告      《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的法律问题》专家咨询会顺利举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
“保险消费者”概念辨析(下)
温世杨,范庆荣
上传时间:2017/6/18
浏览次数:162
字体大小:
关键词: 保险消费者; 保险法; 消费者保护法; 投资者; 保险相对人
内容提要: “保险消费者”概念问题的实质,即将《消保法》作为保险相对人保护自身权益的法律依据之一。其理论基础为,外部性、自然垄断、信息不对称等《消保法》的立法缘由在保险领域中同样存在。法人和其他组织不宜纳入保险消费者的范畴。主要目的可以作为区分保险消费者与投资者的标准。保险消费者包括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

        () 保险领域中的投资者消费者之分

        投资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界分,是《消保法》的又一个重要争点。讨论作为消费者下位概念的保 险消费者,自然也绕不开这一话题。投资消费之 争的实质,仍然是为了明晰《消保法》的适用范围。 关于消 费 者的 界 定 ,我 国 采 用 的 判 断 标 准 是为 生活需要消费。而对于什么叫做为生活需要消 费,又可以总结为两类判别方法: 以消费对象为标 准 ,看 商 品 或 服 务 是 否 具 有 生 活 消 费 品 的 性 质 ; 以主观目的为标准,看其是否为了获利而再次转售。以此为出发点,投资消费之争落实到保险领域,可以进一步拆分: 以保险产品为视角,购买投资型保险的个人,是否属于保险消费者? 以主体的主观目的观之,混合了生活消费和经营投资目的 而购买保险的行为,是否可以受到《消保法》的调 整? 下面对上述问题做一分析。

        1. 问题一: 投资型保险与保险消费者

        购买投资型保险的个人是否属于保险消费者? 对于这一问题不能武断作答。投资型保险虽然较之传统的保险产品,具有一定的投资属性,但是仍然兼具保险的保障作用。贸然将投资型保险的所有购买者拒之门外,恐有保护不周之虞。所以,这里先对投资型保险的性质作一梳理。

        目前,市场上的投资型保险有三种: 分红险、万能险、投资连接险。在分红险中,被保险人( 受益人) 可以依保险人年度业绩情况取得分红,并获得相应的保险保障。根据保监会发布的《分红保险精算规定》,分红比例不低于保险人可分配盈余的 70% 。万能险由保险人负责投资账户的资产配置和运作,被保险人( 受益人) 依保险投资账户的收益情况,获得保单利息,并取得相应的保险保障。投资连接险最大的特征是设立了专门的投资账户,由投保人负责操作,投资的风险由投保人承担。同时,被保险人( 受益人) 也可以获得一定的保险保 障。现对上述三者做一比较,得出以下结论:

        从操作模式来看,分红险和万能险的投保人都不直接参与具体账户的投资运作。分红险并未设立专门的投资账户,其分红的依据是保险人的经营状况。万能险虽然设立了投资账户,但投保人并不 直接操作,而是由保险人负责资产配置,被保险人 ( 受益人) 取得一定的保单利息,其运作模式类似于采用浮动利率并设置了最低保障值的储蓄。而投资连接险则由投保人自己操作投资账户,自主决定 账户中的资产配置,其操作模式上更类似于证 券。这种操作模式上的差异,直接影响了投资风 险的承担主体。

        从投资风险来看,三者虽然都具有一定的风险 性,但万能险和分红险都设有最低收益风险保障 ( 保险利率约等于目前一年期银行存款利率) ,而投 资连接险没有设置风险保障。这就意味着,万能险 和分红险虽然有风险,但只影响获利多少,并无亏 损的可能性。而投资连接险则具有典型的高风险、 高 收 益 的 特 征 ,其 获 利 波 动 比 较 大 ,无 任 何 保 障 ,甚 至可能出现亏损

        从保障范围和程度来看,投资连接险保障期限一般较短,在保障程度上也通常不如万能险和分红险。极端情况下,投保人选择对人身保险部分进行退保,或者一开始就与保险人约定不购买人身保险,则会使保险的保障功能归零。相应的,投资连接险扣除的基本保险的保障成本很低,有些保险人为了促销,甚至会推出不扣除基本保险保费的投资连 接 险 19 ,所以,有学者指出,投资连接险更像是保险人为了鼓励投资,而附送了一份小额人身保险

        2. 问题二: 混合目的与保险消费者

        行为人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时,是否以为生 活需要消费为 目 的,是《消 保 法》中 界 分 消 费 者 与 投资者的判别标准。但是,主观目的是个抽象的概 念,有时并不好把握。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出现混 合了生活消费与经营投资目的而购买保险的情况。 试举一隅。

        目前,网络预约用车市场( 滴滴打车等平 台) 日益壮大。这些注册为平台车主的个人,为其 所有的私家车购买了机动车商业保险。该车险大 部分情况下,是为了分散车主家庭用车的风险,但 同时也保障了车主在偶尔从事接单送客等营利行 为时的安全。这时,私家车车主购买车险的行为, 就混合了为生活需要消费和经营投资双重目的。 另有一例与此形成对照。某出租车车主为其所有 的出租车,投保了机动车商业保险。其在一次使用 该车载家人外出旅游过程中,发生了车祸。该案 中,购买车险虽然主要是为了保障生产经营等投资 活动,但保险事故却发生在为生活需要消费时。这种情况 下,是否可以适用消费者保护法,在我国台湾地区的司法界与学界也产生了争议20

        此外,上文中探讨的购买投资型保险的行为, 实质上也混合了为生活需要消费和投资双重目 的。前文中已论证了购买传统保险的行为属于为 生活需要消费。而无论是分红险、万能险还是投资 连接险,都包含了一定的投资属性。被保险人( 受 益人) 都意图在保险的风险保障之外,获得一定的收益。在这些混合目的下,如何界定保险消费者, 值得探究。

        3. 解决途径: 主要属性加主要目的

        购买投资型保险以及混合目的下购买保险的个人,是否属于保险消费者?英国在立法上对保险 合同所作的区分,或许可以对解决上述问题提供一 些参考。

        英国法上将保险分为消费者保险( consumer in- surance) 与非消费者保险( non - consumer insur- ance) ,分别采取不同的规范措施。根据英国《2012 年消费者保险法( 披露和陈述) 》第一条的规定,消 费者保险中的消费者是指,出于或主要出于与个 人贸易、商业或职业无关的目的,而购买保险的个 人21。这与英国金融服务机构( 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FSA) 于先前的一系列指令中,对消费 者所作的定义相符22。对于这一定义,可以从以下 三个方面来把握。首先,保险的购买者限定为个 人。个人即自然人,不包括法人和其他组织。其 次,目的上要求与 贸 易、商 业、职 业 无 关。 这 里 采 用 的是反向排除的定义方式,只要与这三者无关而购 买的保险,即为消费者保险。最后,主要”( main- ly) 出于以上目的以外即可,并不要求完全与贸易、 商业、职业无关。对于商业与消费目的混合的保 险,如果主要是出于消费目的,仍然将其划为消费 者保险。

        参照这一标准,判断接受投资型保险服务的个 人是否属于保险消费者,要看该投资型保险是偏重于保险保障,还是投资。购买分红险、万能险这类 主要以获得保险保障为目的的行为,应该受到《消 保法》的保护。而对于投资属性更为显著的投资连 接型保险,不应纳入《消保法》的调整范围。在混合 了生活消费与经营投资目的而接受保险服务的情 况下,先要区别主要目的与次要目的,依主要目的 判断行为人是否为消费者。个人购买机动车,如果 主要是为了家庭私用,少数时间用于滴滴打车接单,则相应的车险为消费者保险; 但如果是出租车, 即使偶尔作为个人私用,其车险仍然不属于消费者保险。我国台湾地区司法实务界及理论界采取的 也是同样的判别标准

        () 保险消费者与保险相对人的关系

       保险相对人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也没有在 我国立法中得以使用。它属于祖国大陆地区学者 的独创,最初于 2008 年被任以顺教授使用于论文 中 ,借 以 概 括 投 保 人 、被 保 险 人 、受 益 人 三 者 所 形 成的利益共同体,与保险人形成相对应的概念23。 之后,这一称谓逐渐被学者用于学术论著中,但其 指代对象变成了投保人和被保险人2015 年, 任以顺教授又在自己之前所提观点的基础上,进一 步扩大了保险相对人的外延: 除投保人、被保险人、 受益人外,保险相对人还包括了保险金继承人。这 里 的保 险 金 继 承 人是 对《保 险 法 》第 四 十 二 条 的 内容进行概括得出的称谓。并于同文提出了保险 相对人的定义,认为其是在保险活动中与保险人 产生保险民商事权利义务关系的权益共同体

        无 论 是保 险 消 费 者还 是保 险 相 对 人,目 前都不是保险法中的固定称谓。想要厘清保险消 费者具体的适用对象,必须要将其与保险法的原有 概念联系起来。英美法采取二分法,与保险人相对 应的概念即保单持有人( policyholder) 和被保险人 ( the insured) 24。祖国大陆及我国台湾地区保险 法中采取的是三分法,即投保人、被保险人及其他 关系人。这里的其他关系人主要包括受益人、责任 保险中的受害第三人。保单持有人在签订保险 合同之初即为投保人,在保单转让后则为保单受让 人。此处为了行文的便利,将除保险人、保险经纪 人、保险代理人以外的所有与保险合同有关的人, 统称为保险相对人。具体来说,包括投保人、被保 险人、受益人、财产保险中保险标的物所有权转移 的受让人与继承人、人寿保单中保险金继承人、人寿保单转让或出质后的持有人、责任保险的受害第 三人。

        上述哪些对象属于保险消费者呢? 这就要看 以上哪些对象符合《消保法》中消费者的定义。根 据《消保法》第二条的规定,消费者的具体适用对象 包括,商品的购买 者、使 用 者、服 务 的 接 受 者。 保 险 是一种金融服务,其适用对象要受到服务接受者范 围的约束。所以关键是如何界定这里的接受者。 界定服务接受者的范围,可以参照商品消费者的划 分。笔者认为,服务的接受者包括两个部分: 服务 合同的直接签订者、服务的实际接受者。在保险领 域即表现为: 保险合同的直接签订者、保险服务的 实际接受者。

        服务的接受者包括服务合同的直接签订者。 与服务者直接签订服务合同的人,相当于商品的直 接购买者,属于消费者。在保险领域中,直接与保 险人签订保险合同的是投保人,是保险合同的当事人25。将投保人作为保险消费者的适用对象,这一 点无论在财产保险,还是在人身保险中,当属无疑。

        服务的接受者还包括实际接受服务的人。对 于商品而言,消费者并不限于购买者,还包括使用 者。购买商品一方的家庭成员、受赠人等使用商品 的主体,都属于消费者。简单来说,谁实际使用了 这件商品,谁就是商品的使用者,属于消费者。于 服务领域中,消费者不限于直接与服务提供者签订 合同的人,还包括服务的实际接受者。保险的主要 功能是将个人的损失分散给危险共同体。判断谁 接受了保险服务,要看除保险合同的当事人外,保 险最终分散的是谁的风险,保险合同的权利义务由 谁享有和承担。

        在财产保险中,被保险人是保险服务的实际接 受者。当投保人与被保险人同一时,投保人暨被保 险人是保险消费者; 当投保人与被保险人不一致 时,保险事故发生后,有权请求保险给付的是被保 险人,财产保险实质上分散的是被保险人的风险, 被保险人是保险服务实际的接受者。需要注意的 是,这里的被保险人还包括保险标的物所有权转移的受让人及继承人。根据《保险法》第四十九条的 规定,保险标的物所有权转移的受让人及继承人, 承继了原被保险人的权利义务,成为新的被保险 人。这种权利义务概括转让,使保险标的物的受让 人及继承人以新的被保险人的身份,成为了保险消 费者。

        在人身保险中,受益人26是人身保险服务的实 际接受者。从一定程度上来看,人身保险实质上是 以被保险人的生命或身体投保,为其财务仰赖者提 供经济保障。这里的财务仰赖者即受益人。保险事故发生后,受益人有权直接向保险人请求保险 金给付,是保险消费者。投保人和被保险人都可以 成为受益人。此外,依据《保险法》第四十二条的规 定,人身保险中的保险金继承人有权向保险人请求 保险金给付,同时承担了保险事故发生后的通知等 义务,也是保险服务的实际接受者,属于保险消费者。从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角度来看,被保险人也 是人身保险服务中的实际接受者。人身保险是以 被保险人的身体、健康、生命受到损害为保险事 故,与被保险人有着莫大的关系。当人身保险合 同的被保险人与受益人同一时,被保险人暨受益人 是保险消费者。当被保险人与受益人不一致时,被 保险人既能指定、变更受益人,又享有可以直接导 致保险合同无效的同意权。同时,依照《保险法》第 十九的规定,被保险人的权利、义务还可能受到格 式条款的影响。被保险人也应当被纳入保险消费者的范畴。

        此外,人寿保单转让后的受让人、保单出质后 的质权人是否属于保险消费者呢? 人寿保单转让, 即将领取保单现金价值或保险金的权利,转让给了债权人,其实质上等同于变更受益人。而受益人属 于保险消费者,所以人寿保单转让后的保单受让人 属于保险消费者。而保单出质的质权人是保险人、 银行等金融机构,不应纳入保险消费者的调整 范畴。

        有学者提出,责任保险中的受害第三人应该被 纳入保险消费者的适用对象中。其理由主要为,《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该第三人在特定条件下,对保险人享有保险金的直接请求权。笔者认为,在我国目前的立法状况下,宜暂缓将责任保险 的受害第三人列为保险消费者。理由如下: 第一, 从权利义务角度而言,我国《保险法》规定的责任保 险中第三人的直接请求权是附条件的。这里的条件即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赔偿责任确定,且被保险人怠于向保险人请求给付保险金。只有同时符 合赔偿责任确定和被保险人不作为两个条件时,第 三人才能在保险金范围内请求保险人为与其所受 损失相应的给付。如果将其列为保险消费者,则可突破上述两个条件的限制。第二,从风险分散来 看,责任保险的主要目的是分散被保险人的风 险。尽管责任保险的功能已从单纯地保护被保 险人的权益,变为兼顾受害第三人的利益。但是, 这种转变最多被称为并驾齐驱,而绝非替代。《消 保法》应该主要关注被保险人的权益保护,而非第 三人。第三,从法律实施的阶段来看,考虑到《消保 法》向保险领域敞开大门本身也是尝试,宜将典型 的保险消费者纳入其中。对于有争议的责任保险 的第三人,可以暂缓列入。

        综上,保险消费者的适用对象为投保人、被保险人( 包括财产保险中保险标的物所有权转移的受让人及继承人) 、受益人(包括人身保险中保险金的 继承人、人寿保单转让后的受让人)

四、结语

        “保险消费者概念问题的实质,即将《消保法》 作为保险相对人保护自身权益的法律依据之一。其 适 用 的 根 本 原 因 在 于 ,外 部 性 、自 然 垄 断 、信 息 不 对称等《消保法》的立法缘由在保险领域中同样存 在。出于立法目的和保险领域特殊性的考量,法 人和其他组织不宜纳入保险消费者的范畴。购买 保险产品的主要目的,可以作为区分保险消费者与 投资者的标准。保险消费者包括投保人、被保险人 和受益人。《消保法》为保险相对人权益保护问题, 注入了新鲜血液。 本文就输 入 的 血 液原 血液是否匹配进行了分析。至于如何进行输液操作 、如何避 免排异反应,则是需要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注释】

19如中国平安股份有限公司推出的 E 财富。

20 参见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2002 年度台上字第 1001 号判决》。

21 Consumer Insurance ( Disclosure and Representations ) Act 2012§1“Main definitions in this Act—’consumer insurance con- tract’means a contract of insurance between—( a) an individual who enters into the contract wholly or mainly for purposes unrelated to the in- dividual’s tradebusiness or profession...”

22 See Art. 2 of Distance Marketing Directive; Art. 2 of Unfair Terms in Consumer Contracts Directive ( 93/13/EEC) ; Art. 2 of E - Commerce Directive.

23 参见: 任以顺. 保险近因原则之近因概念内涵探析[J]. 及注释2,保险研究,2008( 5) : 82.

24 英美法中的“the insured”并不能等同于我国法上的被保险 人,其在不同语境下可以指代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 参见: 文森. 保险法判决之研究( 总则编) ( 上册) [M]. 政治大学保险丛 书,2001. 122 - 123; See Robert MerkinInsurance Law: an Introduction [M]. Routledge2013. pp. 2231. )

25 祖国大陆及我国台湾地区通说认为投保人( 要保人) 是保 险合同的当事人,但也有极少数学者认为被保险人才是当事人。 ( 参见: 宋耿郎. 论保险法上要保人与被保险人之权利义务[M]. 险专刊,2011( 27 - 1) : 87 - 109. )

26 这里的受益人是指包括投保人、被保险人在内的有保险金 请求权的人,强调权利的享有者,并不拘泥于文字。人身保险合同 可以不指定受益人,此时被保险人有保险金请求权。而被保险人也 可以和投保人同一,所以这里将两者都列入其中。

【参考文献】

张严方.消费者保护法研究[M]. 北京:法律出 版社,2003: 139. 

王利明. 消费者的概念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 调整范围[J].政治与法律,2002(2):7-9. 

叶林. 投资型保险: 保障抑或投资? —“台北地 方法院”九十七年度再易字第一号判决( 三商美邦案) 评 析[J]. 月旦民商法,2010( 27) : 142 - 158. 

陈彩稚. 保险学[M]. 台北: 三民书局, 2015: 263. 

叶林. 投资型保险: 保障抑或投资? —“台北地 方法院”九十七年度再易字第一号判决( 三商美邦案) 评 析[J]. 月旦民商法,2010( 27) : 142 - 158. 

[37 ] 罗 俊 玮 . 英 国 2 0 1 2 年 消 费 者 保 险 ( 告 知 暨 说 明 ) 法[J]. 中正财经法学,2012( 5) : 123 - 165. 

洪志宏. 消费者保护法[M]. 台北: 五南图书出 版公司,2015: 61; 林益山. 消费者保护法[M]. 台北: 五南 图书出版公司,2008: 35. 

张虹. 保险相对人安全防范义务研究———以〈保 险法〉第51条第3款的解释和适用为中心[J].法学家,2014( 4) : 128. 

任以顺.“保险消费者”概念质疑———以“保险相对人”概念取代“保险消费者”的合理性[J].法学论坛, 2015( 6) : 

江朝国. 保险法基础理论[M]. 北京: 中国政法 大学出版社,2002: 124 - 135. 

Solomon S. Huebner,The Economics of Life Insur- ance[M]. D. Appleton and Company,1930. pp. 14 - 17. 转引 自肯尼思. 布莱克、哈罗德·斯基伯. 人寿保险( 第十二 版) [M]. 洪志忠,译 .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2. 

Timothy Alborn,Sharon Ann Murphy,Anglo - American Life Insurance ( 1800 - 1914 ) [ M ]. Pickering&Chatto,2013: 7. 

李青武. 保险消费者探微[N]. 中国保险报, 2011 -11 -30. 

邹海林. 责任保险论[M]. 北京: 法律出版社, 1999: 231. 

Malcolm A. Clarke,The Law of Liability Insurance [M]. Informa Law from Routledge,2014: 63. 

张涛 . 论法律权威之确立[J]. 重庆理工大学学 报: 社会科学,2015( 3) : 70 - 75. 


出处:《现代法学》2017年第2期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