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新三板制度改革专题研讨会通知      投服中心《投资者》创刊征稿启事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第一期)课题招标公告      《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的法律问题》专家咨询会顺利举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托法
信托财产权法律地位新解——“双财团理论”的引入(上)
赵廉慧
上传时间:2017/6/29
浏览次数:141
字体大小:

一、信托财产权问题的分析框架

       ()信托财产的所有权抑或是财产权”?

        对不存在衡平法和普通法划分的大陆法系诸国及自认沿袭大陆法的我国而言,如何论证信托财 产权的性质,使之融入民法的概念及制度体系 , 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在研究公司法的时候, 曾有研究者试图以传统民法物权、债权和所有权的思路对公司财产权和股权进行定性研究,产生了 很多无谓的争议。1其实,不独对公司,即便对自然人而言,其全部财产权是包括物权、债权、知识产权、 股权、合伙份额、信托受益权甚至负债(消极财产)在内的一般财产或一般财团”(又称概括财产责任财产”),基于一物一权之法理,在其上不能成立大陆法系的所有权,民法上也一般不 说对一般财产的所有权 ;同理,既无法认定谁是公司财产的物权法意义上之所有人,也无法认 定谁是信托财产的所有人2但是很多学者坚持使用信托财产所有权这样的表述3,来讨论信 托财产权归属问题,而罔顾《信托法》第 2 条明智地采用了财产权这一概念的事实。虽然同法 7 条规定设立信托的财产必须是委托人合法所有的财产,但后者的所有应理解为享有对财产的处分权,而非物权法意义上的所有权,否则会出现对债权的所有权对股权的所有权 知识产权的所有权甚至对信托受益权的所有权等奇怪表述4。为了避免概念之争,本文坚持 使用财产权这样的表述,不讨论信托财产的所有权问题,而研究信托财产权的归属问题。

        在研究信托财产权性质的时候,不应照搬大陆法系的所有权理论。学者认为,法国民法典所宣 扬的所有权绝对性原则纯粹是一种价值表述,而不是法律的客观逻辑。在逻辑层面上,财产权的本 质是权利或法律关系的集束,可以分解至权利或法律关系的元形式。这是以霍菲尔德为代表的 现代分析法学在财产法领域所引发的理论革命,即财产权碎片化”(fragmentation of property rights)理论。在它的视野中,所谓所有权的绝对性是可以突破的教条。在英美法上 , 财产权人(“title holder”“owner”)并不一定享有物的全部权利,物的某些权利可能通过法律的特别规定或合同 的特别约定而属于他人。5其实这种观念在我国民法上亦非不能存在,他物权的概念就是对物上权 利的分割或者碎片化的最显而易见的例子。我国既无法采用英美法上的衡平法所有权 / 法定所有权 的区分,也不能坚持物权法上的绝对的、完全的、针对有体物的所有权概念,在解释信托财产权的 归属问题之时仍然需要运用权利碎片化理论,具体讨论围绕信托财产的利益相关者——“信托本身 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分别对信托财产有什么性质和内容的权利6

        ()本文的逻辑框架

        研究信托财产权的问题,须有清晰的论证逻辑。本文在以下分析框架内对财产权的归属进行讨论:

        第一,信托财产权是信托的财产权吗?传统上的通说认为,信托财产没有独立的法人资格7 所以信托财产并不像公司财产是公司的财产那样属于信托的财产,受托人管理信托事务过程 中对第三人所负债务严格来说也不能称之为信托债务”(虽然为了简便学界都这样表述),而仍只 能说是受托人的债务,但这和受托人固有财产所负的真正债务就无法区分。为此,日本信托法(2006 )中使用了信托财产责任负担债务的概念来描述我们通常所称的信托债务8。这虽 然是一种拗口的、学究气的描述,但确是一种准确的描述。虽然也有授予信托财产独立法人资格的 立法例(后文详述),但是目前尚未被接受为信托法的一般规则。

         第二,信托委托人对信托财产有什么样的权利?在信托设立之后,和其他普通的财产权转移一样, 财产权至少在形式上属于受让人,委托人不得认为这些财产仍属其所有,所以一般而言,委托人对 信托财产几乎没有什么财产权利。对此结论虽然并非没有争议9,但是比较法上确无采信托财产归委托人的成例10。从制订信托法的历史背景上看,我国信托法所参考的众多国家和地区均在信托的 概念中强调财产权的转移(宣言信托除外),否则将创设出一种和世界各国信托制度完全不同的信托。 因此,无论如何强调我国的国情,也不应理解成我国信托法上的信托不转移财产权就可以设立。如此, 剩下的问题就是 :受托人、受益人对信托财产享有什么样的权利?

         第三,信托受益人对信托财产有什么样的权利?从形式上看,信托受益权的核心为针对受托人的 请求权,是一种类似债权的权利(日、台等采信托受益权债权说”);但从实质上看,信托受益权不 同于债权,而和股权相类。英美法称之为衡平法所有权(equitable ownership)并不能证成受益人对 信托财产享有所有权或者物权。信托财产不是受益人的财产。笔者已另文11探讨这一问题,此处不赘。

          第四,信托受托人对信托财产有什么样的权利?此为本文的核心论题。

        ()“旧瓶新酒

        英美法上较早期的观点认为,信托财产的财产权(英文亦使用“ownership”这样的术语,虽可 直接翻译为所有权,但此所有权和大陆法系物权法意义上的所有权相去甚远)全部在受托人手中, 受托人的财产权只受其对受益人的一种债务性义务的限制,也即受益权是一种债权、对人请求 权和诉体动产(chose in action),最多仅是一种受衡平法保护的债权而已。但是美国现代的多数观 点认为,受益人享有信托的衡平法利益或者产权,以和受托人的法定所有权相对应。12目前被广为 接受的观点认为,在英美信托法上,存在法定的财产权人和衡平法上财产权人的划分,财产利益的 归属人,即衡平法所有人(受益人)才是真正意义的所有权人。当然,衡平法并不干涉法定所有人 对财产的所有权(title)和占有权,受托人有义务为受益人(衡平法所有权人)的利益持有信托财产, 该义务指向的对象是受益人,因此受益人有权强制执行信托财产。对信托财产的衡平法所有权是一 种特殊的财产权,只要信托存续,衡平法所有权人不是通过直接和信托财产打交道而取得其财产利 (而传统意义上的所有人正需要直接和财产发生联系),而是通过强制执行其针对法律所有人( 托人)的信托权利的方式来间接实现其信托利益13

        需要重申,英语世界中的所有权(ownership)并不是大陆法系中所熟悉的、作为最完整 义上的财产所有权。例如,我国物权法所规定的所有权是对动产和不动产这些特定的有体物的权利, 且应有支配性和优先性,而信托受益权是受益人针对信托财产这种概括财产(各种财产权利的结合) 的权利,无法成立所有权,更无法产生支配性和优先性。所以一般认为,基于司法体制和文化传统 的原因,英美法系的双重所有权理论无法和大陆法系的权利理论融合,甚至由此而产生的 义所有权 / 实质所有权理论也很难被学界所接受。

        本文尝试引入大陆法世界和英美法世界均普遍存在的财团概念和双财团理论,为信托财 产的性质提供一个能最大限度契合于大陆法系民法理论的解说14。根据该理论,受托人名下有两组 财产或者财团,信托财产是受托人名下的、区别于其一般财产(固有财产)的特别财产。

二、双财团理论和信托财产的法律地位

          ()非普通法国家的财团概念

        财团(patrimony)15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概念,可以追溯到罗马法,16目前在民法法系中也 甚为常见。17 19 世纪 30 年代,法国法学家 Pierre Lepaulle 指出,财团是人的财产和责任之集合。 在普通情形下,一个人只有一个一般财团 ;但是在特殊情形下,一个人在持有其一般财团的同时还可 能持有一个服从于某种特殊目的的财团18,或许正是在这种观念影响下,坚持所有权绝对的法国 法在 2007 2 19 日修改民法典,在第 14 章专设有关信托的规定( 2011 -2028 )。深受法国 法影响的《魁北克民法典》中就确认信托财产是没有所有人的特殊目的财团(patrimoine d’affectation) 更有非普通法法域的法学家承认财团理论在解释信托方面具有非常强的解释力,如苏格兰爱丁堡大学 G e o r g e L G r e t t o n :“  1 9

        1. 一般财团(general patrimony)或一般财产

        一般财团也被称为一般责任财产一般担保财产概括财产,它不是一个独立的权利形态, 而是一个人的财产性权利和义务的集合,属于一揽子财产,既包括民事主体所有的如动产、不动 产等有体物,也包括金钱、股份和其他投资、遗产或者信托项下的权利等无体物财产,值得注意的 是债权和债务都是属于一般财产的构成部分。由于民事主体不断的从事各种经济或者非经济的活动, 其一般财产一直处于变动状态。20针对这种作为一揽子财产的信托财产,正像一般不能使用对债 权的所有权,对股权的所有权一样,笔者不愿意使用信托财产的所有权这种表达。一般财产一般财团是民法上普遍承认的一个基本概念。21除了“patrimony”这一词汇之外,英语中 “estate”“fund”“asset”几个概念实际上都能被大陆法系所接受,其含义均是财产集合 如前述,大陆法系的所有权概念是不能以集合物或者集合财产作为客体的,所谓信托财产所有权的概念最多只能在比喻的意义上使用,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学概念。

         2. 特别财团或特别财产

        原则上,一个法律主体只有一种由全部具有金钱价值的权利所构成的财产集合。但有时法律也会承认 :同一主体的名下除了有一般财产之外,还有一种需要在法律上单独对待的财产关系,仿佛这些 财产属于另外的一个人。这种财产被称为特别财产(património autónomo)或者分离财产 (património s e p a r a d o ) : 规定,对特别财产适用特别的法律规定。22承认特有财产或者分离财产的标准可以是多样的 :既可以 是某一财产的特殊用途,也可以是这批财产的单独管理,也可以是债务责任。23 

        特别财产的形成原因各种各样,例如 :

        第一,这个特别财产可能主要或只用来满足某个或某组债权人的债权。例如,在破产程序中, 债务人的破产财产用于同时满足所有的债权人,而破产财团”(作为一般财团)和其他不属于破 产财产的财产(作为特别财团)是分开的。

        其实,设立担保物权也是分割出特别财产的一种常见的方法。担保人通过约定的方式把自己部 分特定的财产从一般财产中独立出来,成立担保物权,为某一债权人设立优先的权利 ;而没有设立 担保物权的财产作为一般财产成为满足全部普通债权人的责任财产。

        第二,特别财产的目的也可以是为了满足对特别财产的特殊利用,或者是为了这个财产的特别 承受人而保留。遗嘱执行人可以对应给与不同继承人的财产进行分别管理,从而使被继承人的处分 意愿能够得到实现。特别是在遗嘱继承中指定了次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给次位继承人的财产作为特 别财产是和先位继承人的财产分开的。

        第三,在夫妻双方对夫妻共有财产制有约定的情况下,夫妻各方除了拥有夫妻共同财产外,还 拥有一个特有财产和保留财产。夫妻各方独立地管理自己的特有财产和保留财产。24 

        笔者主张财团理论的主要目的在于,财团概括财产的概念是大陆法系所熟悉的概念, 传统民法也承认同一主体名下存在不同类型、受不同对待的财产,以此来论证信托财产是受托人名 下独立于其一般财团的特殊财团。所谓信托法在大陆法系中的水土不服,并不像一般所理解的那 么严重。

       ()“双财团理论在非普通法国家立法中的体现

        特别财产或者独立财产的概念早已体现在很多国家的民法体系中,在瑞士和意大利法律中,一 位死者授予其继承人的财产构成独立财产,直至他接受了所有财产上的权利和义务 ;代理人手中的、 属于被披露的委托人的财产,在代理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是受保护的。意大利民法典第 167 171 条还规定了“fondo patrimoniale”,指由配偶持有的、用以满足家庭需要的财产。其他例子 还包括荷兰的公证人客户账户等等。25 

        “双财团观念对很多国家的信托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除了前述的魁北克民法典之外,拉丁 美洲信托法的发展也受其很大影响。学者解释,拉丁美洲的信托一语,包括下列内涵 :信托文 (信托合同、遗嘱等)产生把委托人的特定财产转移给受托人的效果,创设出属于受托人的特别财团,同时,创设出受托人作为特别目的财团(special purpose patrimony)所有人对受益 ( ) 2 6   2 0 0 6 的报告中甚至建议采用双财团理论作为改革苏格兰信托法的基础,报告中指出,毫无疑问, 财团理论为苏格兰信托法的性质提供了具有说服力的和令人满意的解释27另外,《海牙信托法 公约》(1985)是大陆法系国家和普通法系国家共同订立的承认信托制度及其法律适用的公约,该公 约第 2 条所要求的信托财产是独立的、不同于受托人之基金的财产,这也和双财团理论是一致的。

         为了使信托法原理尽可能多地适用于欧洲各国,《欧洲信托法原则》被制定出来,该原则第 1 条所确立的核心信托概念是 :受托人名下的独立信托财产,该财产应与受托人的个人财产(private patrimony ) ,以 ( “ trustfund” “assetsegregated” ) 配偶和继承人的干预。28另外,南非信托法采纳了独立财团(Separate patrimony/estate)的理 论,29该理论体现在 1988 年《南非信托财产管理法》第 12 条的规定中。根据该条规定,信托财产 不构成受托人的私人财产。,

        ()信托财产为受托人名下的一种特别财团

        双财团理论简单明了地解释了信托财产的法律地位。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只有一个财团 ; 信托受托人还持有信托财产,该财团不同于受托人的个人财团。每个财团有其自身的债务人—— 托财产是信托债务(也包括受益人)的债务人,受托人的个人财团是其个人债务的债务人。这既构 成财产的分离,也是责任的分离。

        在我国信托法下,信托财产可以理解为受托人名下的特别财产或者独立财产。《信托法》第 2 规定,受托人要以自己的名义处理信托事务,对于和信托财产打交道的第三人而言,其交易的 对象为受托人,第三人可把受托人作为信托财产的完全财产权人来对待。信托法第 13 条规定,信托 财产是受托人因接受信托而取得的财产,该财产构成一个财团,这样,受托人的名下有两个以上 的财团,一个属于其一般财产(固有财产),该财产是受托人固有债务的债权人的扣押财产或者一般 担保 ;其他的一组或者多组信托财产属于特别财产,这些特别财产用于委托人所设定的目的,该财 产只对受托人因管理该财产而产生的负债以及对受益人的义务承担责任(此为日本信托法上的 托财产责任负担债务30”),正像物权担保的担保财产只对特定的债务承担责任一样。31 

        如此,从形式上看,信托财产为受托人的(特别)财产,受益权为受益人针对受托人的特殊权利( 殊债权)的观点是符合逻辑的。双财团理论为信托财产的归属、信托受益权的性质及受托人权利 的性质提供一个合理的分析框架。

        另外,双财团理论也为承认宣言信托提供了更清晰的、更有说服力的解释。根据通行的理论定义, 宣言信托是委托人和受托人为同一人的信托。委托人以宣言的形式宣称自己成为自己名下的某一财 产的受托人,为第三人的利益对其进行管理。在宣言信托的情况下,信托财产为委托人(= 受托人) 名下的特别财团,独立于委托人(= 受托人)自己的一般财产或者固有财产。这里可以看出,设立 信托的关键是确立信托财产为相对独立的特别财团之地位,32而并不需要一般意义上的财产转移。 当然,如果非要使用财产的移转这样的术语描述这一过程的话,也可以说财产从作为委托人 的甲转移给了作为受托人的甲33 

        固守传统观念的学者可能会争议到,双财团理论仍然没有解决信托财产的真正权利归属问题, 还必须借用英美的权利分割理论,把受托人理解为一种特殊的、名义的财产所有人。其实,在我国 法的背景下,这个问题不独出现在信托法领域,在公司法领域为代表的现代财产法领域,早已经出 现了无法用物权法和债权法的传统分析结构加以解决的新问题,既然在公司法中人们已经能够承认 公司对公司财产的财产权和股东对于公司财产的股权的权利分割,在信托法中就也应接受受托人享 有信托财产的财产权、受益人对信托财产享有受益权这种分割。

注释:
〔1〕 对当时有关公司财产权和股权问题讨论的总结,参见葛云松:《股权、公司财产权性质问题研究》,载梁慧星主编:《民 商法论丛》(第 11 卷),法律出版社 1999 年版。
  〔2〕 周小明博士在其著作中指出,信托财产本身并不是一种独立的财产种类。周小明 :《信托制度 :法理与实务》,中国 法制出版社 2012 年版,第 197 页。
  〔3〕 张淳 :《中国信托法特色论》,法律出版社 2013 年版 ; 于海涌 :《英美信托财产双重所有权在中国的本土化》,中国政 法大学出版社 2011 年版 ;于朝印 :《特定目的信托法律规制研究》,厦门大学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207 页。以“信托财产 所有权”为关键词的论文不胜枚举。
  〔4〕 我国《物权法》第 39 条给出了所有权的定义 :“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 处分的权利”,根据我国民法的一般解释逻辑,很难把债权、股权等无体权利解释为动产,因此,我国的所有权秉奉了狭 义的,仅对有体物的权利。
  〔5〕 参见王涌:《论信托法与物权法的关系——信托法在民法法系中的问题》,《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 年 6 期。
  〔6〕 信托财产甚至不是任何人真正意义上可以“所有”的财产。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信托财产为“无主财产”。
  〔7〕 英、日等国的信托法著作一般主张信托财产没有法律人格,例如 :J E Penner,The Law of Trusts,4th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p26 ;D.J. 海顿 :《信托法》(第 4 版), 周翼等译,法律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3 页 ; 能见善久 :《现代信托法》,有斐阁 2004 年版,第 221 页。美国法的传统观点亦主张信托财产并非独立的实体(entity)。 George G. Bogert,Dallin H. Oaks,H.Reese Hansen,Stanley D.Neeleman,Cases and Text on the Law of Trusts ,9th ed.,Foundation Press 2012,p397.
  〔8〕 该法第2条之9规定“:本法所称‘信托财产责任负担债务’,是指受托人以信托财产项下之财产负有履行之责任的债务”。
  〔9〕 此观点最具有代表性的学者为张淳教授。张淳教授从信托法第 2 条、第 7 条、第 15 条、第 20 条、第 28 条、第 29条等的文义解释出发,认为我国信托法上采信托财产归委托人所有的立场。参见张淳 :《中国信托法特色论》,法律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33-97 页。
  〔10〕 张淳教授归纳了国外信托法关于信托财产权归属的三种类型,均没有采“委托人为信托财产所有权人”立场的。参 见张淳 :《中国信托法特色论》,法律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36-41 页。
  〔11〕 赵廉慧:《信托受益权法律性质新解——“剩余索取权理论”的引入》,《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5年第5期。
  〔12〕 See,Edward C.Halbach,Jr, Trusts, Gilbert Law Summaries, Thomas/West, 2008,p1.
  〔13〕 See, J. E. Penner,The Law of Trusts,4th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pp17-18.
  〔14〕 比较法的研究已经长期关注“财团理论”在信托法理论构建中的有效性。参见Lusina Ho和Rebecca Lee在其编著的书中的注释中的总结。Trust Law in Asian Civil Law Jurisdictions,A Comparative Analysis ,edited by Lusina Ho & Rebecca Lee , Cambridge, 2013, p5.note 11.
   〔15〕 在民法上还有一个不同的“财团”的概念,民法理论上有财团法人和基金会,在德语中称之为“Stiftung”,类似 英语中的“foundation”,和这里的财团的含义大为不同,深值注意。
  〔16〕 “Patrimonium 〈拉〉(罗马法)可继承财产,又称财产物(res in nostro patrimonio),指完全归属于个人所有并 由个人支配、可通过父亲或从父亲处继承的财产。财产物可作为个人财产的构成部分。与之相对,不能构成个人财产、不 能为个人所有的物位非财产物(res extra nostrum patrimonium)”。薛波主编 :《元照英美法词典》,法律出版社 2003 年 版,第 1035 页。
  〔17〕 P. Lepaulle, Traité théorique et pratique des trusts en droit interne, en droit fiscal et en droit international(Paris: Rousseau et Cie, 1931). 其更早的作品请见 :“An Outsider’s View Point of the Nature of Trusts” (1928) 14 Cornell L.Q . 52. 另外,对财团理论的全面论述,See,Kenneth G. C.Reid, “National Report for Scotland”, in Principles of European Trust Law , ed. David J. Hayton and others, (The Hague: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1999),pp68-69.
  〔18〕 《魁北克民法典》第 1261 条。
  〔19〕 George L Gretton ,“Trusts without Equity” (2000),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Vol49 pp599-620, at 612.“With the explanation of trust as patrimony everything falls into place.”
  〔20〕 Scottish Law Commission, Discussion Paper No. 133, October 2006, para 2.16.
  〔21〕 相关论述请参见,江平主编:《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8 年版,第 481 页;王泽鉴:《民法总则》(增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1 年版,第 235 页 ;内田贵 :《民法 III 债权总论担保物权》(第三版),东京大学出版会 2005 年版, 第 273 页 ;卡尔·拉伦茨 :《德国民法通论》(上册),王晓晔等译,法律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417-420 页。
  〔22〕 在罗马法中存在父予特有产(peculium profecticium),指的是“家父给与家子个人支配和经管的钱财。对于此种 特有产,家子按照家父的要求进行管理,并且向家父汇报有关的经营状况 ;家父只在该特有产的范围内对有关的债务承 担责任。在优士丁尼法中,家父成为该特有产的形式所有主,不再享有处分权”。黄风编著,《罗马法词典》,法律出版社 2002 年版,第 198 页。由于家子没有法律主体地位,父予特有产相当于家父自己的针对特别债权人的特别财产。其他类 似的概念还有妻子特有产和奴隶特有产等。
  〔23〕 Carlos Alberto Da Mota Pinto :《民法总论》,林炳辉等译,澳门大学法学院 2001 年版,第 190-193 页。
  〔24〕 把财产作特别区分(Sonderung),对财产的管理、财产持有人对财产的处分权、使用权以及债务责任的发生等都
  具有特定的意义。参见卡尔·拉伦茨 :《德国民法通论》(上册),王晓晔等译,法律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417-420 页。
  〔25〕 参见 D.J. 海顿 :《信托法》(第 4 版),周翼等译,法律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16 页。
  〔26〕 Nicolás Malumián,Trusts in Latin America,Oxford,University Press,2009,pp21-23.拉丁美洲国家的法律 多受大陆法系国家特别是法国的影响,其信托法理论更是受法国学者 Pierre Lepaulle 的财团理论的影响。但是其信托法 立法更多地借鉴美国法,从正文的分析分明能看出英美法把受托人看作是信托财产所有人,把受益权看做是对受托人的属 人财产权(债权)的早期观念。
  〔27〕 Scottish Law Commission, Discussion Paper No. 133, October 2006, para 2.25.
  〔28〕 参见 D.J. 海顿 :《信托法》(第 4 版)周翼等译,法律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16 页。
  〔29〕 Tony Honoré,The South African Law of Trusts,Juta, 2002,p49 。
  〔30〕 此即通常所说“信托财产的债务”,该概念虽然拗口,但因回避了信托财产是否能成为主体的问题,甚为准确。
  〔31〕 《日本信托法》第 2 条第 3 款规定 :“本法所称‘信托财产’,是指归属于受托人、可作为信托进行管理或处分的全部财产”。同条第 8 款规定“本法所称‘固有财产’,是指归属于受托人所有、但非为信托财产的一切财产”。可以看出, 日本信托法虽然没有直接称受托人为信托财产的所有人,但是,把信托财产和固有财产理解为受托人名下的不同“财团” 是符合逻辑的。
  〔32〕 信托法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创设了一种灵活的财产权结构,信托财产的严格意义上的所有权(物权法意义上的所有 权)并不归属于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中的任何一方。设立信托的目的是创设出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的财产。 对此问题的一个富有启发的讨论,参见道垣内弘人:“中国信托法与所有权的功能”,高庆凯译,载《中日民商法研究》( 第 十卷 ),法律出版社 2011 年版,第 105-113 页。
  〔33〕 也有观点认为这纯粹是无意义的语言游戏,See,Edward C.Halbach,Jr, Trusts, Gilbert Law Summaries, Thomas/West, 2008,p79.
  
出处:《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6年第4期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