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北京市金融服务法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通知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咨询会在京召开      对《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的若干意见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研讨会暨中国法学会2017年第26期立法专家咨询会成功举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保险法
人寿保险合同中故意犯罪条款之检讨(下)
夏晓宇
上传时间:2017/12/3
浏览次数:141
字体大小:
关键词: 人寿保险;被保险人;故意犯罪条款
内容提要: 人寿保险合同中故意犯罪条款的理论基础十分薄弱,其“威慑效应、鼓励效应”亦被夸大。保险法上,由于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认定采取“损害结果对象说”,被保险人“故意犯罪”不应等同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根据被保险人犯罪时的主观心理状态的差异,“故意犯罪”可区分为三种情形。当被保险人构成故意制造保险事故时,适用《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免除保险人保险给付的责任。当被保险人对犯罪行为有主观上的“故意”,对死亡结果亦有所预见,但对死亡结果为抗拒时,不属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之情形,应认定为(重大)过失行为,符合风险的偶发性原则。从创设人寿保险制度的目的和功能出发,在考量现代保险法理及立法变革的趋势上,应当在人寿保险合同中排除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

从社会学和经济学上考察:人寿保险制度的首要功能在于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提供经济保障

        ()人寿保险制度应当优先保护被保险人受抚养或扶养之遗属

        保险制度被誉为人类迄今所设计最具功能之互助制度上世纪20年代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侯百纳在其人寿保险经济学一书中率先提出了生命价值理论并从经济学的角度阐述了人寿保险制度的基础他认为人不可能独立存在一个人生命的经济价值体现在他与其他生命的关系之中然而正如财产可能遭受火宅海运及其他形式的损失一样人的生命的货币价值也会因为死亡疾病及其他意外事件的发生而遭受丧失或破坏因此购买人寿保单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保障后代子孙免受被保险人因死亡等各种形式而造成的现行收入能力丧失的损失换言之与传统保险法理不同现代保险法理从人寿保险制度的基本功能出发提出并阐发了优先保护被保险人受抚养或扶养之遗属的理论但是在人寿保险上过度扩张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范围往往使得上述目的落空举一案例说明:某妻以其丈夫为被保险人投保了一份寿险受益人一栏填写的是他们五岁的幼女投保期间未足两年的某日丈夫因怀疑妻子与第三人有染愤怒之下将其妻杀害后自杀留下年幼的孤女在世事发后妻子年迈的父母发现了该份保单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但遭到拒绝保险公司认为被保险人有故意犯罪的行为且经公安机关认定系属畏罪自杀故其犯罪行为和保险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自杀行为亦未超过两年的法定免赔期间根据保险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保险公司无需承担给付保金的责任13在此案中丈夫杀妻行为确属触犯刑法且其自杀未超过二年的免责期间虽未有骗保意图但按照保险法的规定保险公司确实无需承担保险责任然而换位到亡者之女的视角双亲身亡祖父母年迈生存尚难保障更不用奢望父母之爱等精神层面的保护

        从此案中引发如下问题的思考:在未触及保险欺诈的前提下保险法是否有必要在人寿保险领域继续适用现行的故意犯罪条款?笔者认为这个问题的实质仍然是立法价值的判断详言之就是在优先保护被保险人受抚养或扶养之遗属立法目的和惩罚制裁犯罪立法目的之间以及在优先保护被保险人受抚养或扶养之遗属立法目的和保护社会公共利益立法目的之间做出取舍事实上当人寿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故意犯罪致死促发保险事故后将保险给付请求权赋予被保险人受抚养或扶养之遗属与惩罚制裁犯罪立法目的之间并不一定相排斥这是因为在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寿保险合同中一旦发生保险事故即意味着被保险人身亡此时将保险给付给予受益人或者其他共同被保险人并未使得身亡的被保险人直接获有利益况且故意犯罪的被保险人在刑法领域亦受到了应有的制裁和刑罚其二在制度的设计上尤其是私法领域保护公益的立法目的并不总是全然盖过保护私益私益的累加亦是公益的一部分基于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理念在处理人寿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故意犯罪致死问题上公益应当向私益倾斜在未违背保险制度本质的前提下首先选择救济弱者优先保护被保险人受抚养或扶养之遗属从另一方面上看此做法对于保险公司一方并非全无益处:通过严控法定免责条款的适用条件可以促使保险公司不断加强核保技术保费设计技术等能力从而促进我国保险业界的可持续发展

        ()人寿保险制度的经济保障功能契合我国国情

         诚如美国总统柯立芝所言对于人寿保险我们不应过于责难事实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像人寿保险那样可以如此顺利达成保护家族的目的笔者认为上述见解于我国大陆地区更有适用之必要:我国自1978年全面推行独生子女政策和倡导晚婚晚育以来绝大多数的家庭人口结构模式已经被“421”倒金字塔式结构所取代从经济上看随着大陆地区的人口老龄化加剧此种模式的不安全性和抗压能力差的弊端正逐步显现一项来自瑞士再保险公司的数据(sigma)表明在一个家庭中如果一方配偶意外死亡2/3的年龄处于22~39岁的次挣钱人的生活水平将降低20%剩余的1/3的人将降低40%其二养儿防老的传统理念扎根于中国父母的心中他们在养育子女时往往耗费巨大的精神付出和财力支出在当下的风险经济中一旦子女因意外事故导致身亡父母几十年的心血将付之东流是以在尚未完全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下投保商业寿险可以使得那些收入较低但保险需求较高的群体能够得到更加充分的经济保障从而实现风险的分散和转移反之一旦失去了保险无数家庭将处于随时崩塌的危险状况中于家庭于社会于国家都将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从比较法上考察:限缩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范围是未来的修法趋势

         从法制史的角度上看故意犯罪条款在保险史上历经了故意犯罪致死可保性与否的争论尽管故意犯罪致死不可保之见解长期居于主流但从当今的保险立法改革动态和判例导向来看限缩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范围是未来的修法趋势

        具体来说在作为保险制度发祥地的英美法上由于受制于被保险人一般不能从自己的犯罪行为后果中得到补偿之公共政策的影响或者拘泥于保险制度本质的固有观念其学说和判例一直沈溺于犯罪行为致死不可保之中直至近代随着保护受抚养或扶养之遗属的现代保险理念的提出法官们逐渐意识到被保险人不得从自己的犯罪行为中得到保险补偿公共政策适用的绝对化和不区分性在实务中极易导致利益失衡进而开始在司法判例中对犯罪致死法定免责的适用范围作出限制或者采取容忍合同当事人达成合意的方法将犯罪致死除外由法定免责降为约定免责

        与此同时,欧陆法系的国家(地区)也正历经着新一轮的立法修正。德国于1910年实施的保险合同法是陆上保险统一立法的先驱和集大成者然而其在2008年订立新德国保险合同法之际摒弃了原有的编排体例内容上改弦更张为德国保险立法重新注入新鲜血液被保险人故意犯罪致死之情形在这次的修法中就未被归入保险人法定免责的事由之中无独有偶日本2008年修订新保险法亦彻底删除了原有的犯罪行为免责的规定法国保险法典》、《韩国商法》、《立陶宛民法典》、《澳门商法典等欧陆法系国家(地区)的保险立法,同样未将被保险人犯罪行为致死纳入保险人免责范围之列。此外,我国台湾地区1963年修订保险法之际虽未彻底排除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但也将犯罪致死免责之情形限缩至犯罪处死或拘捕或越狱致死免责情形内14以规范保险人免除保险给付的权限

基于立法论的视角:人寿保险合同中应当排除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

         ()故意犯罪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区辨

        《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无须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换言之保险人所承保的保险事故必须是出于偶然性事故所致而非被保险人故意所致此即学理上的偶发性原则其法理基础在于保险人之给付与否及给付范围均具有射幸性并且高度仰赖投保人与被保险人的善意与诚信故而保险合同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皆应本着最大诚信原则负有依法律或约定履行的义务若保险事故发生是被保险人故意所致可为其自身意志所左右则不仅违背了偶发性原则更耗费了危险共同体其余成员的资金此为保险制度所不允

        有学者谓:“被保险人故意犯罪致死属于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范畴因其行为有违风险的偶发性原则依照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保险人得以免责15对此问题笔者认为故意犯罪等同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论断有失片面根据被保险人犯罪的主观状态的不同应当视具体情况处理分析如下:

        1.保险法对故意的认定采取损害结果对象说

       何为故意?一般认为民法上的故意过失原则上同其价值区分两者并无实益故而民法上对此无明文规定参酌刑法上故意的定义是指行为人意识到了某一行为结果的发生而希望或放任该结果发生的心理状态根据行为人的主观心理状态的不同故意又分为两种情形:直接故意(行为人明知或应当知道危害结果希望并追求结果的发生)和间接故意(行为人明知或应当知道危害结果却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在司法实务中当投保人故意杀害被保险人时因投保人主观上有杀人的意图客观上亦造成了杀人的结果主客观相统一依照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保险人可以免除保险给付的责任自无争议然而当行为人对原因行为的故意损害结果的故意范畴不一致时保险人是否免责就出现了分歧这是因为与刑法上的故意不同保险法上对于故意的认定区分原因行为的故意损害结果的故意两种故而也存在两种模式的立法例:(1)原因行为对象说:只要被保险人对保险事故的原因行为具有故意保险人即可免责而无须同时对损害结果具有故意这就是所谓的意外就是意外理论(2)损害结果对象说:被保险人除须对损害的发生具有作为或不作为的故意还要有意欲损害自体的故意此即结果意外才是意外理论由于传统保险法理采用原因行为对象说导致司法实务中被保险人一方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故而现代保险法理普遍采用损害结果对象说之观点换言之保险法上的故意是针对结果的故意而非针对行为;保险人故意免责的前提必须是被保险人有行为和结果上的双重故意原因行为的故意损害结果的故意相一致例如我国台湾地区的判决书就阐明了该观点:“......保险事故以具有偶发性为要件保险人所承担之危险以非因故意而偶发之危险为限是以危险直接因被保险人之故意行为所致者保险人固可不负赔偿责任但若危险之发生时因被保险人的过失行为所致保险人即应负赔偿责任本案被保险人虽是故意骑机车闯越平交道但并未故意骑车与火车相撞而相撞是发生保险事故的直接原因保险人不得以被保险人故意促使保险事故发生为由拒绝保险给付16

        2.三种情形的区分:基于被保险人故意犯罪致死的主观状态

        具体至被保险人故意犯罪上来看在人寿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虽然有故意犯罪但不应完全等同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为判断其对死亡结果是否持有故意应根据被保险人的主观心理状态作出区分和判断(具体情形见表2)


        从表2中可以看到在第一种情形中被保险人主观上对犯罪行为有故意且希望死亡结果的发生主客观相统一属于保险法上的故意(为直接故意)在第二种情形中被保险人主观上对犯罪行为有故意且对死亡结果的发生有所预见但对死亡结果的发生为放任态度属于保险法上的故意(为间接故意)在第三种情形中被保险人主观上对犯罪行为有故意且对死亡结果的发生有所预见但对死亡结果是抗拒的不属于保险法上的故意应认定为过失行为申言之在前两种情形下故意犯罪可以等同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从立法效率和成本节约的角度考虑通过规定保险人适用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免除其保险责任即可无须另寻他法但在最后一种情形下按照现代保险法理之见解被保险人的故意仅针对行为(犯罪)而非结果(死亡)符合风险的偶发性原则不属于保险法上的故意至多算是重大过失导致保险事故的发生司法实务中被保险人故意犯罪致死的案件里除少数极端情形外(例如被保险人选择以自焚以命索命畏罪自杀等玉石俱焚的手段实施犯罪)绝大多数的案件属于第三种情况即被保险人故意犯罪属于因重大过失导致保险事故的发生

         ()被保险人重大过失导致保险事故发生保险人不得免责

        从比较法上看关于重大过失致死是否为保险人法定免责事由的问题大致有三种立法例:1.重大过失理赔说:其认为保险法既然只排除故意则反面解释因重大过失所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仍应负保险给付的义务2.重大过失免责说:其认为被保险人的重大过失行为每每涉及令人难以置信的愚昧行为(incredibly foolish behavior)”其愚昧之程度达到不得透过保险制度将危险转嫁给保险人的程度3.按比例减少理赔责任说该观点为德国于2008年修改德国保险合同法所创17其认为重大过失介乎于故意与轻过失之间从归责性的轻重来考量如果被保险人因重大过失致使保险事故发生时完全免除保险人的保险给付责任则未免过于苛刻遂以折衷之法改为依照过失比例减少保险人的理赔责任

        就人身保险领域而言我国现行保险法采取的是第一种立法例换言之在人身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因重大过失致使保险事故的发生保险人不得免除保险给付的责任

        ()立法建议

        归纳而言根据被保险人犯罪时的主观心理状态的差异故意犯罪可区分为三种情形分别是:“故意犯罪+直接故意致死故意犯罪+间接故意致死故意犯罪+过失致死三类模式前两类模式皆属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情形保险人通过适用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即可免除其保险责任但在第三种情形故意犯罪+过失致死模式下被保险人的行为性质属于重大过失导致保险事故发生因其行为符合风险的偶发性原则并且现行保险法采取的是重大过失理赔说之立法例故保险人不得依此拒赔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在人寿保险合同中排除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是保险法上应然选择(具体立法建议见表3)


结语

        与其他险种相比较人寿保险制度有其存在的特殊意义和使命因此在制定法定免责条款时立法者应当予以更加慎重的考量保险的目的在于避免成员因遭遇生活中突然面临的各种危险与不安全感从保险法理上看保险人所欲承保的危险须以符合危险的偶发性原则为要件然而在符合偶发性原则的前提下在人寿保险合同中对于被保险人犯罪致死问题的处理上不应仅以犯罪行为有害公序良俗为由一概地将其排除于保险给付范围外事实上在人寿保险合同中排除故意犯罪条款的适用并非意味着肯定或鼓励被保险人的犯罪行为抑或对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和不法性视而不见而是在考虑了人寿保险制度的功能故意犯罪条款的理论薄弱性以及现代保险法理的变革的基础上将被保险人意图通过犯罪手段实行的保险欺诈排除后参酌未来的修法趋势在公益和私益之间选择优先救济弱者保护善意利益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从而更好地维护人寿保险制度创设的初衷

注释:
13 改编自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 鞍民三终字第 161 号民事判决书,中国保险行业协会 . 保险诉讼典型 案例年度报告( 第 6 辑) . 北京: 法律出版社,2014: 119 - 120.
  14 我国台湾地区旧“保险法”( 1937 年) 第八十一条第四款规定,被保险人因犯罪致死者,保险人不负给付保险金额之义 务。但保险费已付足三年以上者,保险人应将其责任准备金返还于应得之人。1963 年,则改为,“被保险人因犯罪处死或拒捕 或越狱致死者,保险人不负给付保险金额之责任。但保险费已付足二年以上者,保险人应将其保单价值准备金返还于应得之 人。”被保险人因犯罪处死或拒捕或越狱致死者,保险人不负给付保险金额之责任。但保险费已付足二年以上者,保险人应将 其保单价值准备金返还于应得之人。
  15 杜万华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保险法司法解释( 三) 理解与适用 . 北京: 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 527。
  16 参见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91 台上字第 341 号判决书。
  17 《德国保险合同法》( 2008) 第八十一条规定,( 1) 如果投保人故意导致保险事故的发生,则保险人无须承担保险责任。 ( 2) 如果投保人基于重大过失导致保险事故发生的,则保险人应根据投保人的过错程度相应减少保险赔偿金。
  【参考文献】
      陈新民. 德国公法学基础理论[M]. 北京: 法律出版社,2010: 259.
    樊启荣. 在公益与私益之间寻求平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 45 条规定之反思与重构[J]. 法商
  研究,2010,( 5) : 120 - 124.
    樊启荣.保险法诸问题与新展望[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398-399.
    江朝国. 保险法逐条释义? 第四卷人身保险[M]. 台北: 元照出版公司,2015: 288.
    刘宗荣.保险法:保险契约法暨保险业法(第四版)[M].作者自版,2016:189-191.
    Malcolm A. Clarke. 保险合同法[M]. 何美欢等译.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622,656 - 659.
    孙宏涛. 德国保险合同法[M]. 北京: 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 1.
    S. S. 侯百纳. 人寿保险经济学[M]. 孟朝霞等译. 北京: 中国金融出版社,1997: 4.
    施文森. 保险法论文[M]. 台北: 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84: 304.
    姚小林. 法律的逻辑与方法研究[M].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 167.
    袁文全. 论公共政策对契约自由原则的矫正[J]. 法学评论,2009,( 5) : 22.
    叶启洲. 保险法实例研习[M]. 台北: 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15: 38.
    约翰·F. 道宾. 美国保险法( 第四版) [M]. 梁鹏译. 北京: 法律出版社,2003: 68,128.
    月足一清. 人寿保险犯罪及其防止对策[M]. 吴崇权译. 台北: 台湾财团法人保险事业发展中心,
  1990: 150.
  岳 卫,周 馨.保险契约故意免责条款之故意对象研究基于比较法的视角[J].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2,( 3) : 128 - 129.
    郑玉波. 民法债编总论[M]. 北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139.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保险法司法解释( 三) 理解适用与实务指导[M]. 北
  京: 中国法制出版社,2016: 550 - 553.
    Christopher C. French. Debunking the Myth that Insurance Coverage Is Not Available or Allowed for Inten-
  tional Torts or Damages[J]. Hastings Business Law Journal,2012,8( 1) : 66 - 76.
    Elizabeth AdjinTettey.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for Intentional Conduct: Protecting the Interests of Innocent
  Co-insureds under Insurance Contracts[J]. Alberta Law Review,2013,50( 3) : 616 - 620.
    James A. Fischer. The Exclusion from Insurance Coverage of Losses Caused by the Intentional Acts of the In-
  sured: A Policy in Search of A Justification[J]. Santa Clara Law Review,1990,( 30) : 96 - 105.
    John Birds. Insurance Law in the United Kingdom. The Netherlands: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BV,2014.
    John Birds. Birds’Modern Insurance Law. Sweet & Maxwell,2016: 303 - 304.
    Michael F. Aylward. Does Crime Pay? Insurance for Criminal Acts[J]. Defense Counsel Journal,1998,
  ( 185) : 666 - 670.
   Sigma. Mortality Protection: the Core of Life[R],The Switzerland: The Swiss Re Group 2004,( 4) .
出处:《保险研究》2017年第6期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