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北京市金融服务法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通知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咨询会在京召开      对《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的若干意见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研讨会暨中国法学会2017年第26期立法专家咨询会成功举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金融公法
投保机构在证券民事诉讼中的角色定位(上)
吕成龙
上传时间:2017/12/16
浏览次数:62
字体大小:
关键词: 投资者保护 证券集团诉讼 共同诉讼 证券法
内容提要: 在过去十几年中,由于我国诉讼机制的制度设置,投资者长期难以克服集体行动困境,高昂的维权成本使其对证券民事诉讼望而却步。此次《证券法》的修订无疑为修正投资者诉讼机制提供了契机,投资者保护机构作为诉讼代表人参加诉讼的模式,更是创新性地缓解了集体行动的困难。但是,参考我国台湾地区、美国的经验教训,投资者保护机构作为代表人参与诉讼的模式可能存在激励不足、独立性不足和诉讼能力不足三大隐忧。如若不能解决,将严重影响我国投资者保护机构诉讼机制的最终效果。因此,参考萨拉蒙合作模式的新治理理论,我们的投资者保护机构需要与政府合作治理,发挥各自的优势并努力克服集体行动的困境和志愿失灵的可能性,使政府集中于资金提供与信息监控、共享,而投保机构着力于以更强的内在行动力克服集体行动困境,不断促进投保机构诉讼的市场化运作,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民事权益。

随着法律与金融(Law and Finance)”研究的不断深入证券市场法律制度与市场有效性的关系正被不断地细致解构尽管众说纷纭1但良好法律制度对证券市场发展的作用一直存有共识2鉴于我国目前投资者保护的诸多问题此次证券法修订特意对投资者提起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证券民事赔偿诉讼进行了专门规定提出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认可的投资者保护机构可以作为代表人参加诉讼或者清算程序3为了给该制度的落地做准备证监会早在2013年就专门批准成立了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为中证投服公司”)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建立投资者权利代理机制以股东身份参与上市公司治理通过调解和解仲裁补偿诉讼等方式对上市公司违法违规等损害投资者利益行为进行约束行使股东权利4有观察指出此次修订将规定投资者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时可以依法推选代表人进行诉讼5在此如若真能彻底地贯彻并实现面向不特定对象的代表人诉讼制度的改革

这可能将极大地缓解目前我国证券民事诉讼的集体行动难题6在有效承担诉讼成本的同时又有利于防止滥诉7然而作为中证投服公司重要参鉴对象的台湾地区财团法人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中心”(简称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的实践难题即激励不足独立性不足和能力不足8仍然未能引起我们充分的注意但实际上基于司法制度现行法律制度的兼容性与政治可接受性9台湾地区的经验亟需我们进一步挖掘因为从目前情况观察中证投服公司未来很可能承担起类似台湾地区投保中心团体诉讼的功能同时美国发达的证券集团诉讼引人瞩目并长期引领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证券诉讼机制改革10是世界上影响最大的一种群体诉讼制度11其经验和教训同样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借鉴因此对正在发展中的我国投资者保护机构而言其作为专门服务和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公益机构有必要在系统反思比较法经验的基础上充分地发挥制度建设的后发优势以我为主为我所用

集体行动困境下投资者保护机构的愿景

()证券民事诉讼的制度难题

众所周知证券市场民事诉讼案件与其他诉讼案件最显著的区别就在于其集体行动的困境:个人投资者考虑到巨大的诉讼成本与有限的个人收益往往不愿意提起证券民事诉讼集体行动的实现成为了证券诉讼的最大问题12换言之正是由于证券投资者个体的成本收益比率直接制约私人救济的程度与模式才有了著名的证券集团诉讼模式通过大量小额诉讼集聚与共同基金偿付诉讼费用机制实现个人投资者的证券诉讼经济上的可行性13回溯历史作为证券民事诉讼执牛耳者的美国其在1966联邦民事诉讼程序规则23条真正确立现代选择退出制之前19世纪中期就确立了代表人诉讼模式14但却并没有被证券诉讼所充分采用证券民事诉讼因而一直发展缓慢直到1963Chemerv.Transitron案以后15证券集团诉讼在美国才真正起步特别是在BasicInc.v.Levinson案正式确立了市场欺诈理论后16美国证券集团诉讼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再加上胜诉酬金制度(Contingent Fee)对证券集团诉讼的刺激最终使其达到了一种井喷的程度尽管其间利弊亦是皆有但也从一定程度上突出了集团诉讼制度的经济优越性当然此后为了防止日益猖獗的证券滥诉17美国通过了1995年证券私人诉讼改革法(Private Securities Litigation Reform Act of1995简称为PSLRA)从程序和实体上对证券集团诉讼进行一定的限制对滥诉设置了处罚条款18要求法院对和解结案的律师诉讼费进行评估等不过由于证券市场的复杂性这些努力和改革的效果目前依旧不够明朗:一方面受理的案件质量有所提升;另一方被诉发行人的数量却没有明显的减少19StephenChoiAdamPritchard发现PSLRA虽然在数量上的遏制贡献有限但对证券诉讼的选择却有一定筛选作用(Screening Effect)20

但这里真正值得我们思考的是:这样的诉讼激励效果是否只能通过美国式证券集团诉讼来达致?我国的代表人诉讼制度可否胜任或者可以通过改造而胜任呢?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将极大地影响我国今后投资者诉讼制度的模式选择长期以来我国证券市场投资者人数众多持股比例小情况千差万别组织程度差处于一盘散沙孤独无助状态21证券民事诉讼的问题也已困扰多年集团诉讼改革的呼声也一直不断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就曾检讨过集团诉讼的可能性问题22但鉴于证券市场及集团诉讼的复杂性再加之文化伦理社会观念法律与政治价值观以及不同的心理因素在如何保护集体权利问题上的多方面的冲突23我国并没有盲目借鉴美国的证券集团诉讼制度事实上在没有把集团诉讼制度研究清楚之前还不如对代表诉讼制度加以修正使该制度适应我国当前的实际情况解决实际问题24彼时考虑到美国式证券集团诉讼是处理社会大规模纷争的一种极为特殊的机制再加之政治与社会考量当时的决策者并未考虑在国内引入或者建设类似的司法制度25正是由于这些冷静的认识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准备适合我国的证券民事诉讼机制

与之相应在实践层面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试行)》,规定了证券欺诈纠纷证券内幕交易纠纷操纵证券交易市场纠纷和虚假证券信息纠纷等案由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才真正打开了证券民事诉讼的大门2003最高人民法院又颁布了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最终它们与民事诉讼法一起构造了一种采取单独诉讼当事人一方人数确定的代表人诉讼制度而拒绝了集体诉讼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希冀以此缓解受害人人数众多登记耗费时间长不经济等问题26尽管如此最高人民法院仍然表示当前中国如果缺少前置程序屏障案件的数量可能很大法院无法处理27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证券民事诉讼发展相对缓慢根据有学者的实证统计1990年到2013我国虚假陈述内幕交易与操纵股价民事赔偿案件仅有10128这相比我国迅速崛起的证券市场而言无疑显得微不足道但更为重要的是根据最新的研究我国迄今为止没有通过代表人诉讼处理的证券集团诉讼案件29如果说立法者对创新出来的代表人诉讼制度之使用效果在立法时无法完全预见纵有情可原但在后来发现其尴尬适用并被强烈批评的情况下仍然无动于衷着实令人费解30

()证券民事诉讼的东方经验

证券诉讼的难题不仅困扰着我国大陆也同时困扰着我国台湾地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台湾地区2002年通过的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法”(简称投资人保护法”)创造性地建立了非营利部门(Non-Profit OrganizationNPO)主导的证券诉讼模式31这种折中模式的诉讼安排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CurtisMilhaupt教授誉为证券集团诉讼本土化的典范32其为证券民事诉讼集团行动困境的克服提供了美国式集团诉讼以外的另一种制度可能根据台湾地区投资人保护法28条规定保护机构为保护公益于本法及其捐助章程所定目的范围内对于造成多数证券投资人或期货交易人受损害之同一原因所引起之证券期货事件得由二十人以上证券投资人或期货交易人授予仲裁或诉讼实施权后以自己之名义提付仲裁或起诉33借此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的团体诉讼制度涵盖了四种主要的证券民事诉讼类型包括财报不实公开说明书不实操纵股价和内线交易34根据最新的公开数据台湾地区投保中心共协助投资人进行了201件团体诉讼案件求偿金额共计446亿元新台币并涉及了11.5余万投资者其中60件全部或部分胜诉且实现了大量案件的和解35可以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结合现有的资料来看我国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的建立可能正是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的大陆版实验将承担起投资者保护机构参与诉讼的重担2014年中证投服公司正式在上海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成立以来其已经陆续开展了多项投资者保护工作截至20166中证投服公司在证监会批准其持股行权试点的上海湖南和广东(不含深圳)三个辖区已购买并持有493家上市公司股票36目前中证投服公司五个股东分别为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则包括面向中小投资者开展公益性宣传和教育;为中小投资者自主维权提供法律信息技术服务;公益性持有证券等品种以股东身份行权和维权;受中小投资者委托提供调解等纠纷解决服务;代表中小投资者向政府机构监管部门反映诉求;中国证监会委托的其他业务37从其最新进展来看2017123我国首例证券支持诉讼案件已在上海开庭中证投服公司总经理徐明和吕红兵律师代理原告向匹凸匹公司及实际控制人等八名高管提起虚假陈述民事诉讼并且已经获得一审胜诉38这是中证投服公司实践的良好开端但是中证投服公司在公司和证券诉讼方面的详细安排却仍不明确特别是其持股行权的责任范围边界非常模糊

投资者保护机构参与代表人诉讼的现实隐忧

目前从官方的有限信息披露来看投资者保护机构究竟是否可以参与代表人诉讼参与何种案由的代表人诉讼及扮演何种角色仍扑朔迷离若由中证投服公司担当这项任务其目前刚刚开始对证券民事纠纷提供法律服务支持我们也无法对其进行具体的实证和规范分析而我国台湾地区目前已有的实践经验教训可以为大陆地区投资者保护机构作为诉讼代表人参与民事诉讼的模式提供经验参鉴主要涉及内在激励独立性与专业诉讼能力三大隐忧

()投资者保护机构内在激励的隐忧

从心理学上来看激励是促使个体受到正确且充分的心理强化进而大幅提高能力的发挥程度调整其行为模式的一种手段39非营利组织由于其所有权控制权运营权收益权的相互分离契约参与的各方目标并不可能完全一致40因此如果我们进一步深入地观察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的东方经验就可以发现其面临的组织激励困境

其一由于台湾地区投保中心并非典型的NPO再加上浓厚的政府色彩与资金来源构成其依旧出现了机构执法激励不足的问题究其原因该机构最早起源于1984年由台湾地区证券监管部门证券业和银行业合作成立的财团法人证券市场发展基金会41直到现在虽然形式上是民法上的财团法人性质但其实际上还是兼有辅助达成行政目的的性质是一个具有浓厚官方色彩的非营利组织政府失灵也因而难以避免42目前投保中心的管理层仍处于行政院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控制之下董事由其任命43对于投保机构的日常运营事项投资人保护法16条赋予了主管机构充分的权力主管机关为保护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必要时得命令保护机构变更其章程业务规则决议或提出财务或业务之报告资料或检查其业务财产账簿书类或其他有关物件可以看到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的实质性权力时刻处在政府的直接控制下机构自我激励面临很大的挑战

其二由于投保中心的创始及后续资金来源于多个准政府与市场机构亦面临市场利益集团的绑架风险这进一步影响了内在激励的动力目前投保中心的出资方包括台湾地区的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集中保管公司证券商业同业公会环华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和富邦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等如此一来投保中心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这些机构和利益集团的控制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其积极诉讼可能会被市场主体诟病其滥权但如果审慎行权又或许会被认为不作为因而处于夹缝中的投保中心宁可少做事也不愿做错事44最终导致其没有足够的激励去积极地发现起诉证券违法行为从司法实践的情况来看截至20165台湾地区投保中心共代表投资者正在进行中的证券民事诉讼有82然而经过统计可以发现其中只有2个案子———科风(股利)和绿能(财测)———是完全独立的民事诉讼剩余80个案子都与刑事诉讼程序并行且绝大多数案件的刑事诉讼时间都早于投保中心民事诉讼起诉时间(欣煜二奥斯特()”案刑事晚于民事程序外昇贸案时间不明)45检察官仍旧是证券欺诈治理的主力

其三即便从微观层面的个人内在激励观察情况亦是不尽人意目前证券诉讼的律师仍由投保中心的雇员担任但由于繁重的工作对应的却是非市场化的薪酬(“投资人保护法规定投保中心不得请求报酬)投保中心雇员自身的激励事实上是相对有限的46因此我们可以尝试推论:在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的这种模式下无论是从机构本身还是从员工个人的激励而言并无太大动力去积极诉诸法院这使得这个官方性质浓厚的NPO在政府与市场间摇摆不定以至面临失灵的困境根据目前的可得信息若由我国中证投服公司参与代表人诉讼由于其目前的背景和出资结构与台湾地区投保中心具有很强的相似性投保中心的激励挑战对我们同样严峻若两者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行为逻辑那么中证投服公司作为一个准政府机构能否充分积极地参与证券民事诉讼其员工是否愿意积极地投入到诉讼工作之中仍旧存疑并值得继续观察

()投资者保护机构的独立性隐忧

投服机构的决策与运行的独立性问题同样非常突出47鉴于我国大陆地区中证投服公司股东性质和其政府背景倘若其被明确授权可以进行各类证券民事诉讼尽管其与市场的直接联系不如台湾投保中心那般紧密但却更直接地受到来自政府及相关机构的压力使得其独立性成为更加关键和深层次的问题事实上与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的经验两相比较再透过学者的调研可以发现48利益色彩浓厚的台湾地区投保中心正面临着机构独立性的挑战

一方面投保中心会受到台湾地区政府的权力干预且这方面事例颇多例如在著名的博达科技案中投保中心在其主管机构的干预下与同受金管会监管的涉案证券公司和解而实际上证券公司之所以同意和解恐怕与主管机关的压力不无相关49更进一步来说鉴于投保中心的官方色彩可以想见即便台湾地区金管会没有直接干预在案件处理中投保中心也难免将天平向自己倾斜50再如美国次贷危机中雷曼兄弟(LehmanBrothers)垮台之后投保中心曾被认为会提起证券诉讼以保护相关结构化票据的投资者然而为了防止本地银行的巨大赔偿和可能的动荡投保中心最终却拒绝起诉这其中恐怕就有政府维护经济稳定的政治考虑51另一方面有学者研究认为既然大型证券公司也是投保中心的重要出资方他们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其施加影响尽管由于台湾地区投保中心目前的审慎起诉并未引起这些利益集团的对抗但倘若其积极诉讼的话难保不会引起他们的反抗及游说52因此投保机构独立性程度的制度隐忧将直接制约民事代表诉讼的行动能力

对大陆地区来说独立性问题更是牵涉面广涉及问题复杂并且长期困扰着证券市场的多元治理举重以明轻面对我国这样一个国有企业占比很高的证券市场即便是作为证券市场最高监管机构的证监会虽然有种种行政权力以至于准司法权力但在面对更高级别的部门甚至企业时也会有些力不从心证监会有时候或许无法处罚有时候或许大事化小甚至是拿着苍蝇拍子打老虎53进一步观察可以发现我国大陆地区的很多证券自律机构的独立性遇到了来自证监会的再次压缩虽然他们是法律规定的自律组织但其独立性更相对有限譬如证券交易所的总经理由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任命章程的制定和修改也必须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再比如我们的证券业协会更多地像一个教育培训与建言建议机构尚缺乏实质性的监管这与美国的证券业自律组织金融业监管局(Financial Industry Regulatory Authority)差别巨大54

后者对证券市场参与人有实质性的监管权55借助先进的信息技术其每天对500750亿美金的证券交易进行处理并监控违法行为56我们可以推论如果国务院的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中国证券业协会都尚显得有些弱势那么如中证投服公司这样由自治权更加有限的市场机构出资成立的公益性公司57其独立性程度更令人担忧

因此假设我国大陆地区的投资者保护机构实际运行情况与台湾地区相类似投资者保护机构的问题或将更加严重:一方面投资者保护机构能不能顶住压力去对抗高级别的上市公司?特别是由国企改制形成的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的董事长或许是部级资历甚至都可能比证监会主席还要显赫甚至还能直接通到更上面58在这样的情况下层级更低的投资者保护机构(毕竟其股东是证监会管辖下的交易所等)敢不敢代表投资者进行民事诉讼?是否有勇气对抗大型上市企业?另一方面尽管法院已经着手进行立案登记制度改革但对于投资者保护机构而言其会不会基于社会稳定的需求或者防止投资者与个别地方政府企业发生冲突而有选择性地接受社会投资者的诉讼请求?这些问题都是其能否充分代表投资者诉讼的先决条件需要审慎平衡其间的各种利益纠葛

注释:
1 参见 La Porta,Florencio Lopez - de - Silanes,Andrei Shleifer and Robert Vishny,Law and Finance,106 J. Pol. Econ. 1113 ( 1998) ; Simon Johnson,La Porta,Florencio Lopez - de - Silanes and Shleifer,Tunneling,90 Am. Econ. Rev. 22 ( 2000) ; La Porta,Florencio Lopez - de - Silanes and Shleifer,What Works in Securities Laws? 61 Journal of Finance 1 ( 2006) ; Holger Spamann,the“Antidirector Rights Index”Revisi- ted,23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467 ( 2010) ; Mark Roe,Legal Origins,Politics and Modern Stock Markets,120 Harv. L. Rev. 460 ( 2006) ; Babajide Fowowe,Law and Finance Revisited: Evidence from African Countries,82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193 ( 2014) .
  2 缪因知: 《法律与证券市场关系研究的一项进路———LLSV 理论及其批判》,载 《北方法学》2010 年第 1 期,第 153 页。
  3 证券法修订草案二审也提出了国家设立的投资者保护机构在投资者保护方面的作用。参见高方圆: 《证券法一审,投资者最该关注的 十件事儿》,资料来源于新华网: http: / /news. xinhuanet. com/fortune/2015—04/20/c_ 1115029117. htm,最后访问时间: 2017 年5 月21 日; 刘慧: 《证券法修订草案二审 聚焦七大市场焦点》,资料来源于新华网: http: / /news. xinhuanet. com/legal/2017—04/24/c_ 1120866358.htm,最后访问时间: 2017年5月21日。
  4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对投资者关注问题的答复》,资料来源于中国证监会网站: http: / / www. csrc. gov. cn/pub/newsite/zjhxwfb/xwdd/201303/t20130308_ 222030. html,最后访问时间: 2017 年5 月17 日。
  5 张朝华: 《2016 年 〈证券法〉将如何修改》,资料来源于新华网: http: //news. xinhuanet. com/finance/2016—03/10/c_ 128787916. htm,最后访问时间: 2017 年 5 月 17 日。
  6 参见 Generally Mancur Olson,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 Public Goods and the Theory of Groups,Cambridge,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65.
  7 缪因知: 《证券诉讼在中国: 适用前景与改进方略》,载 《北方法学》2012 年第 1 期,第 115 页。
  8 尽管这三个面相紧密相连、互相渗透,特别是独立性与激励性的问题更是一体两面,但是,鉴于其侧重点的不同,独立地论证或更能够凸显出问题的核心症结。
  9 参见 Wen - Yeu Wang and Jian - lin Chen,Reforming China's Securities Civil Actions: Lessons from PSLRA Reform in the U. S. and Government - Sanctioned Non - Profit Organization in Taiwan,21 Colum. J. Asian L. 115,157 ( 2008) .
  10 参见 Richard A. Nagareda,Aggregate Litigation across the Atlantic and the Future of American Exceptionalism,62 Vand. L. Rev. 1,19 ( 2009) .
  11 杨严炎: 《多元化群体诉讼制度研究》,载 《东方法学》2008 年第 1 期,第 143 页。
  12 参见 Stephen Choi,The Evidence on Securities Class Actions,57 Vand. L. Rev. 1465,1466 ( 2004) .
  13 Janet Cooper Alexander,Do the Merits Matter? A Study of Settlements in Securities Class Actions,43 Stan. L. Rev. 497 ( 1993) .
  14 Deborah R. Hensler,et al,Class Action Dilemmas: Pursuing Public Goals for Private Gain,10—11 ( Santa Monica: RAND,2000) .
  15 Chemer v. Transitron Elec. Corp. 221 F. Supp. 48 ( D. Mass. 1963) .
  16 Basic Inc. v. Levinson,485 U. S. 224 ( 1988) .
  17 Conference Report,H. R. Rep. No. 369,104th Cong. ,1st Sess. ,31 ( 1995) .
  18 Securities Exchange Act § 21D ( c) .
  19 Michael A. Perino,Did the Private Securities Litigation Reform Act Work? 2003 U. Ill. L. Rev. 913,976 ( 2003) .
  20 Stephen Choi,Karen K. Nelson & Adam Pritchard,The Screening Effect of the Private Securities Litigation Reform Act,6 J. Empirical Legal Stud. 35 ( 2009) .
  21 吴弘: 《证券投资者保护组织的立法思考》,载 《东方法学》2008 年第 2 期,第 21 页。
  22 参见范愉: 《集团诉讼问题研究———一个比较法社会学的分析》,载 《法制与社会发展》2006 年第 1 期,第 78 页。
  23 前引22,第 84 页。
  24 梁上上: 《论证券民事责任与股东诉讼方式》,载 《复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2003 年第 2 期,第 75 页。
  25 汤欣: 《证券集团诉讼的替代性机制———比较法角度的初步考察》,载张育军、徐明主编: 《证券法苑》 ( 第四卷) ,法律出版社 2011 年版,第 176 页。
  26 学界对此呈现出很多意见,也有不同的理解,但一般认为这里排除了人数不确定的代表人诉讼立案的可能性。参见彭冰: 《中国证券法学》,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374—375 页; 陈彬: 《我国证券侵权案件司法诉讼方式的改良: 比较、反思与重构》, 载前引瑥瑐张育军、徐明主编书,第 201 页; 李激汉: 《英美集团诉讼的特别司法规制———以证券欺诈诉讼为例》,法律出版社 2017 年版,第 27 页; 前引7,第 113 页。
  27 李国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案件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128—131 页。
  28 参见刘俊海、宋一欣主编: 《中国证券民事赔偿案件司法裁判文书汇编》,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19—20 页。
  29 章武生: 《我国证券集团诉讼的模式选择与制度重构》,载 《中国法学》2017 年第 2 期,第 286 页。
  30 前引26李激汉书,第 286 页。
  31 本文的非营利组织泛指市场和国家领域以外的、其他公民社会中的各种组织形式。
  32 参见 Curtis J. Milhaupt,Nonprofit Organizations as Investor Protection: Economic 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East Asia,29 Yale J. Int'l L. 169,196 ( 2004) .
  33 台湾地区“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法”(2015年2月4日修订) 第28条。
  34 当然针对其他股东权益维护,投保中心也有安排,由于此非本文重点,故暂不在此讨论。
  35 台湾地区“财团法人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中心”《2015年年报》,资料来源于台湾地区“财团法人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中心”网站: http: //www.sfipc.org.tw/MainWeb/Article.aspx? L=1&SNO=cETUAHMWj7bwkiS59QXNww= =,最后访问时间: 2017 年 5 月 21 日。
  36 参见朱凯: 《投服公司维权在行动: 已持有 493 家公司各 100 股》,资料来源于中证网: http: / / www. cs. com. cn / xwzx / zq /201606 / t20160608_4987238.html,最后访问时间: 2017年5月17日。
  37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号 /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310109000691186。作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上海) 查询所得信息。
  38 参见黄安琪: 《全国首例证券支持诉讼案件在上海开庭》,资料来源于中证网: http: / / www. cs. com. cn / xwzx / zq /201701 / t20170124 _ 5164046. html,最后访问时间: 2017 年5 月23 日; 佚名: 《投服中心全国首例证券支持诉讼一审获胜》,资料来源于证券网: ht- tp: / / company. cnstock. com / company / scp_ gsxw /201705 /4080224. htm,最后访问时间: 2017 年 5 月 23 日。
  39 参见付子堂: 《法律的行为激励功能论析》,载 《法律科学》1999 年第 6 期,第 21 页。
  40 参见李维安主编: 《非营利组织管理学》,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103 页。
  41 参见 Lawrence S. Liu,Simulating Securities Class Actions: The Case of Taiwan,3 Corp. Governance Int'l 4 ( 2000) .
  42 参见汤欣: 《私人诉讼与公共执法》,载《清华法学》2007年第3期,第116页。
  43 “投资者保护法” 第 11 条规定了董事的来源,“一、主管机关自捐助人推派之代表中遴选。二、主管机关指派非捐助人代表之学者、专家、公正人士,其人数不得少于董事总额三分之二。”
  44 参见 Ching - Ping Shao,Representative Litigations in Corporate and Securities Laws by Government - Sanctioned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Lessons from Taiwan,15 Asian - Pacific Law & Policy Journal 58,82 ( 2014) .
  45《团体诉讼案件进行中案件汇总表》,资料来源于台湾地区 “财团法人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中心” 网站: http: / / www.sfipc.org.tw/MainWeb/Article.aspx? L=1&SNO=XqlDNAZ/9DguYlTrw#rQ= =,最后访问时间: 2016年6月12日。
  46 前引44,pp. 88—92.
  47 参见前引42,第 102—106 页。
  48 前引9,pp. 150—151.
  49 参见 Yu - Hsin Lin,Modeling Securities Class Actions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The Role of Nonprofits in the Case of Taiwan,4 NYU J L & Bus. 143,190 ( 2007) .
  50 参见 Wen - yeu Wang & Jhe - yu Su,The Best of Both Worlds? On Taiwan's Quasi - Public Enforcer of Corporate and Securities Law,3 Chin. J. Comp. Law 1,22 ( 2015) . 
  51 前引44,p. 82.
  52 前引44,p. 81.
  53 蒋大兴: 《隐退中的 “权力型” 证监会———注册制改革与证券监管权之重整》,载 《法学评论》2014 年第 2 期,第 39—53 页。
  54 Securities Exchange Act of 1934,Sec. 6 ( b) ( 6) .
  55 15 U.S.C. § 78f; 15 U.S.C. § 78o—3.
  56 Website of FINRA,About FINRA,http: / /www. finra. org/AboutFINRA/technology/,last visited on May. 21,2017.
  57 吕成龙: 《中美证券市场治理的关键变量比较与法律移植》,载施天涛等主编: 《证券法律评论》 ( 2015 年卷) ,中国法制出版 社 2015 年版。
  58 参见前引53,第 39—53 页。
出处:《北方法学》2017年第6期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