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服务法总论|证券和金融商品交易法|银行法票据法|保险法|信托法|金融公法|金融税法|环境金融法|国际金融法|法金融学
中财法学论坛|国外动态|金融服务法评论|金融服务法研究咨询报告|金融法案例|金融法规速递|金融消费者教育|课程与课件|金融法考试
 今天是
会议通知||“大数据、人工智能与法律”学术研讨会暨青年优秀论文颁奖典礼      第七届经济法30人论坛在中央财经大学成功召开      北京市金融服务法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通知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专家咨询会在京召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托法
第三方支付的信托法研究——兼论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对支付机构的法律定性(上)
张军建,余蒙
上传时间:2018/9/22
浏览次数:245
字体大小:
关键词: 第三方支付;信托;中介;法律适用
内容提要: 第三方支付机构依照买方的意愿,利用买方转移至自己名下的备付金代为实现货款支付的目的。其行为放射出的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代人理财”的信托法理。而央行为规范网络支付市场所制定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在以《银行法》为上位法的前提下,将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当地定性为非金融类的中介机构,不但导致备付金收益的权利归属不清,而且赋予第三方支付机构对备付金的管理运用的规定又远离中介机构的业务范围,其根本原因皆因上位法确定不准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法律定性不准所致。

        一、问题的缘起 

  网络支付(也称第三方支付)是在如火如荼的电子商务、网络金融的发展下催生的新的权利现象。为了保护各方当事人的权益,中国人民银行于201091日颁发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使网络支付结束了无序状态,在给网络支付提供制度支撑的同时,也将网络支付正式纳入国家法律监管体系,为电子商务的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而有效的推进作用。为了进一步完善网络支付存在的制度问题,随后还连续出台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虽在客户的权益保护和监管层面进一步做出了细化,但是由于对网络支付机构本身的法律定性不准,导致《办法》中的条款与条款之间存在法理上的冲突。尤其是《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后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由于争议较大,使之于后来发布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采取模糊模式,避开了备付金利息收入归属的直接问题。其实,该问题的源头还是在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法律定性上,不解决这一根本问题,就会严重影响相关的法制建设,可以说此乃牵一发动全身的根本性问题。

  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法律定性

  (一)第三方支付机构中介定性之否定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01091日颁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规定,所谓网络支付机构是指,只是为买卖双方提供交易安全的支收付通道服务的非金融机构。在对网络支付机构的行为作出概念界定时,该《办法》2条明确规定本办法所称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是指非金融机构在收付款人之间作为中介机构提供下列部分或全部货币资金转移服务。换言之,网络支付机构的法律性质被定性为中介服务。有学者根据第三方支付在交易安全上的保障作用,认为第三方支付是在买卖双方之间发挥了信用中介的功能,对中介说给予了肯定{1}

  《办法》的出台,使得中介服务说一时间成了第三方支付的通说。然而,学界对此却颇有微词。

  所谓中介(agency),是指一种向客户提供中间代理服务的机构。它本身并不能直接提供相应的服务和物品,但是它能够替你寻找并安排这些服务和物品,供你选择并决定。从一般意义上讲,中介活动系指中介人居间帮助甲、乙双方达成某项协议/契约/合同的活动。于民法理论而言,中介活动的基本特征是居间,中介人的任务是为委托方找到合作者,扮演的是传递信息和临时协调人的角色,而不是甲、乙任何一方渴望之实质性合作伙伴角色或买者和卖者的角色。由此可知,中介人并不代委托人进行民事法律行为,不参与委托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更不会发生委托人将自己的财产转移至中介人名下,并由中介人以其名义管理该项财产之情形。然而,《办法》26条规定,支付机构接受客户备付金的,应当在商业银行商业开立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存放备付金。与此相呼应的是中国人民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管理办法》第3条第3款也同样规定了客户(委托人)的备付金必须是存放于支付机构以其名义开设在备付金银行的备付金活期专户。此外,还允许第三方支付机构在满足一定条件(日均存款余额的50%)下可以办理通知存款等。另外,阿里在网络支付服务《争议处理规则》的格式条款中约定,您使用支付宝服务即表示您同意本公司有权处理争议”“本公司处理争议完全基于您之委托,本公司不保证争议处理结果符合您的期望,亦不对争议处理结果承担任何责任。上述发生在买方和网络支付机构之间的财产权转移和支付机构以自己的名义完成委托人的货款支付、存放在第三方支付机构名下的备付金在符合一定条件下《办法》允许办理定存或通知存款以及一旦出现纠纷,第三方支付机构代为进行争议处理等等,无不折射出同一个问题,即上述这些行为已经完全超出了中介服务的范围,远非中介的概念所能涵盖,当然也是笔者为何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中介定性持否认观点的理由所在。

  (二)关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其他观点

  1.观点一:委托

  持委托观点的认为第三方支付在买卖双交易中起到的是民事委托关系中的受托人的作用。据现有的民法理论,第三方支付机构与买受人之间事实上形成的是合同法上的保管及委托关系,应该严格套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396的立法定义予以解释。又因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只能根据客户发起的支付指令转移备付金,所以其代付货款凭借的是买方的指示,只是在履行代付之前的货款由其暂时保管。从表像上该观点似乎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对其持批评的观点则认为消费者从自有账户向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转移货币资金本身说明的是财产权的转移,而非保管。民法的一般原理告诉我们,货币的所有权是随占有而转移的,占有是所有权的表现形式。所以委托是无法解释所有权从被代理人向代理人所做的转移。也正因为这种转移和该财产的用途被限定为货款的支付,所以万一第三方支付机构违反约定,拒不按照买方的要求支付货款或给该财产造成损失的,买方则有权向第三方支付机构主张损失补偿权,而这种权利的性质又系请求权,是对相对人的债权请求权。这一点也是委托无法解释的。同时,既然《办法》规定被转移至第三方支付机构名下的货款(被称之为备付金)不得混同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固有财产,那么就会发生因备付金而产生的孳息,该项孳息当然应归于原备付金,由实际受益人享受。持委托说者根据这一规定认为因沉淀资金不属于第三方支付企业所有,所以第三方支付企业与用户之间是委托保管合同关系。但《合同法》365条规定下的保管合同,是指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业务特征来看,其接受客户的货款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日后的返还,而是根据委托人的意愿将该款项支付给卖方(发货方)。第三方支付和委托保管合同存在本质上区别,因此该观点也难圆其说。

  2.观点二:担保

  在西方国家,第三方支付服务是在交易双方缺乏互相信任的条件下,通过第三方支付完成交易目的的一种制度。持第三方支付担保说的理论依据主要是把视角放在了实现交易安全的功能上,认为第三方支付是为买卖双方提供了交易的安全保障。即买方将货款付给买卖双方之外的第三方机构,第三方机构收到款项后通知卖方已收到买方货款,通知卖方发货。卖方接到通知后即将货物发运给买方;当买方签收货物后,即通知第三方将货款支付给卖方{2}。由上可以看出,担保说并不是基于相关的法律关系和行为的法律性质作出的解析和给出的概念性定义。担保说的观点不但无视了第三方支付在实现网上交易过程中的独立作用和实际代买方在管理其转移而来的货款,此外也忽略了第三方支付在网络支付上的法定义务等,如反洗钱义务和在知晓客户利用支付业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应当停止为其办理支付业务(参见《办法》6条和31条第2款)等。换言之,只是从保障交易的安全上断言第三方支付属于担保之性质应显不妥。

  3.观点三:信托

  上述诸观点,虽各有一定道理,但却各有偏颇。笔者认为应透过现象看本质,即由表及里地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流程作出透彻分析,才能就其概念给出正确的界定,才可以厘清第三方支付机构和交付备付金的客户之间究竟属于何种法律关系。

  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流程如下。所谓支付流程,是指当买方发起付款时,不是直接将货款支付给卖方,而是通过自己的银行将货款转移至第三方支付机构,或者将现金交给第三方支付机构,由第三方支付机构一边向买方出具支付卡信息凭证,一边向商户发出发货通知;在买方收到货物后,第三方支付机构再按照买方的支付指令通过支付机构的存管银行与收款方的银行完成资金交割。

  通过上述流程可知,买方(委托人)基于交易安全,为实现购物之目的和基于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信任,将货款转移至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名下,由第三方支付机构按照委托人的指示(意愿),以自己的名义完成向商家(卖方)货款的支付。而这种按照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管理和处分所托财产的行为,恰好与信托的本质相吻合,符合信托的一般原理,体现的是信托法律关系。除此之外,《办法》24条中支付机构接受的客户备付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支付机构只能根据客户发起的支付指令转移备付金”“禁止支付机构以任何形式挪用客户备付金等规定,都彰显了买方的备付金必须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固有财产区别管理的信托法特性(参见《办法》27条)。

  依上述,如果要给第三方支付的概念作出全面而准确界定的话,笔者认为只有基于信托法理才能给出准确的定义。即:所谓第三方支付,是指买方(委托人)基于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信任,将其货款转移至第三方支付机构(受托人)在存管银行开设的备付金专用账户;在委托人接到所选购的且满意的货物后,由第三方支付机构(受托人)按照买方(委托人)的指示,以自己的名义将买方(委托人)在备付金账户中专用于支付的货款划转于卖方的账户的财产管理行为。

       三、第三方支付的信托法属性

  虽然《办法》把第三方支付的行为性质排除在信托之外,但是因其行为的特质所做出的规定却不经意中充满了信托要素。换言之,与其第2条在对第三方支付给出的中介之定性大相径庭。为证明买方与第三方支付之间的信托法律关系,笔者依信托成立应当反映信托的七大特征{3}{4}之信托原理,就《办法》中有关规定的信托法特征予以证成。

  (一)信托以委托人对受托人的信任为基础

  信托赖以成立的基础是委托人对受托人的信任。受托人本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替人理财的原则,按照委托人设立信托的目的管理信托财产。在第三方支付中,买方就是本着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信任,才与其签订第三方支付服务协议。而这种行为的基础毫无疑问就是深信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绝对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替自己在网络购物上把握好货款支付的安全,并完成交易行为。

  (二)信托以委托人向受托人转移财产权为条件

  信托之所以区别于委托、代理等财产管理制度,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因为委托人向受托人所做的财产权转移,而这种转移是因信任关系所致,也是彼此信任关系的最好证明。换言之,信托就是以委托人向受托人转移财产权为标志而宣告最终成立,民法上的财产权成为了信托法上的财产权,委托人丧失对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受托人得以自己的名义依据信托的约定处理信托事务。而《办法》中明定买方只有向第三方支付机构办理货款(备付金)的转移,才能由第三方支付机构代买方完成商品交易。这里充分证明了通过第三方支付的交易行为是以财产权的转移为条件的,否则即便签订了支付服务协议,该信托也是不完整的信托{4}

  (三)信托的目的物必须是财产权

  信托法规定用于设立信托的财产,不但要求是合法财产,而且还必须是不含消极因素的财产,而买方转移过来的备付金都是经过支付机构确认的合法而积极性质之财产权,与信托机理完全一致。

  (四)财产权归属于受托人

  客户将用于货款支付的备付金转移至支付机构开设的专项账户,意味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对此享有所有权,但这种所有权只是信托法意义上的所有权,受制于信托行为的约定

  (五)受托人要为受益人的利益管理和处分信托财产

  信托法要求受托人按照委托人的意愿,为受益人的利益管理信托财产。在第三方支付方面,客户要求支付机构在自己确认所买的货物后向卖方支付货款,反映的就是作为信托受托人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为受益人的利益所进行的财产管理。

  (六)受托人必须遵循信托目的

  第三方支付机构与客户在支付服务协议中约定将备付金用作货款支付的目的。该目的在信托法上被称之为信托目的。作为受托人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必须严格按照信托目的管理作为信托财产的备付金,不得将其用作他途。

  (七)设立信托要以法律行为为前提

  信托的设立,是指在特定当事人之间,通过一定方式确立信托关系的法律行为。这里所说的一定形式,即指买方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通过签订网络支付服务协议,委托第三方支付机构为实现货款支付而发生的法律行为

  综上,尽管《办法》并没有将涉及网络支付各方的法律关系界定为信托法律关系,但是透过《办法》中有关网络支付行为的规定,勾列出了完整的信托机理,清晰地显现了信托法律关系的各种要素,在法理上为网络支付的信托性质给出了强大的支持。

  四、第三方支付的信托法律关系

  (一)信托三主体

  委托人设立信托,通过受托人管理信托财产,其目的在于使受益人享受信托财产的利益。因此,信托行为的成立涉及三方当事人。我国信托法明确规定信托当事人由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构成。上述信托当事人又被称为信托三主体。信托因受益人的不同,分为自益信托和他益信托。顾名思义,所谓自益信托者,是委托人在信托行为中指定自己为信托利益的享有人。与此相对,指定第三人为受益人的称为他益信托。具体就网络支付而言,买方应是网络支付行为发生的委托人,网络支付机构则是承受买方设立信托的受托人,受益人则是自己本人(也可以是指定的第三人)。换言之,信托的有效成立必须存在三方主体,否则信托就会沦为无效信托。明确信托三主体的意义也可为后来的权利救济奠定法律基础。

  (二)信托的三确定

  1.确定的信托目的。信托目的是以信托财产为中心,影响信托关系的产生、存续、消灭的基本要素。遵照信托目的处理信托事务是受托人必须坚守的原则。没有明确的信托目的,受托人将会失去处理信托事务的方向,因此信托法要求委托人设立信托必须具有内容上的确定性、可实现性和合法性。换言之,无信托目的的信托就不会得到承认。在网络支付方面,备付金仅用于货款支付的目的是第三方支付机构管理备付金的座右铭,一切行为必须立足于该项原则。

  2.确定的信托财产。没有确定的信托财产,信托将无从成立,离开信托财产,信托则无存在之载体,就不会形成以某特定财产为中心的信托法律关系。所以,信托法要求设立信托必须是现存的、可确定的财产,而且该财产经信托成立而具有既独立于委托人未设立信托的其他财产,也独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财产(信托财产的独立性亦是信托的一大特征)。信托法将其称为信托三确定之一。具体到网络支付而言,买方转移至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就是确切的财产。当买方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签订网络支付服务协议并将备付金转移至第三方支付机构名下时,其财产性质因信托的成立而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3.确定的受益人。在论述信托三主体中,我们已就受益人做了阐述。在信托关系中,受益人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各国信托法均规定没有受益人的信托是不被承认的。换言之,即在信托契约中明确受益人是信托成立的必备要件。受益人的确定性是信托的三大确定性之一。具体到网络支付行为而言,除去买方指定第三人作为货物的接受人之外,一般都是自己为货物接受人,即网络支付行为的信托受益人。


【注释】

本文研究对象只限于网络支付机构,即俗称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本文所采取的网络支付机构的表述,是出于网络支付机构和委托人之间系因支付协议而形成的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信托法律关系,并非是第三方。
参见《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第25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96条: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
参见《办法》第24条第2款。
持“信托”之观点的虽有一些,但大多局限于与其他观点的比较上,认为其他观点在阐释第三方支付与买方的法律关系上无法从性质到表象上做到全方位的诠释,鲜见从信托法理方面作出全面而系统的论述。
我国《信托法》第2条就信托给出的定义是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转移(原法条是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目的,进行管理或处分的行为。
因未转移财产权而导致信托不能成立的,委托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参见[日]中野正俊:《信托法讲义》酒井书店,2005年版,第33页;[日]新井诚:《信托法》第4版,有斐阁,2014年版,第121页。参见我国《信托法》第2条、7条、10条。
参见《办法》第26条。
所谓信托法意义上的所有权,实际上是指所有权和受益权相分离的一种制度性设计,也被称为限制性权利转移。因为各国信托法均规定受托人必须遵照信托文件的要求管理信托财产,不得享有信托财产的利益。
参见《信托法》第8条第2款、第3款,《办法》第21条。
大陆法系的信托法理论将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视为信托当事人,并在实体法上赋予了委托人一定的权利。受传统信托法理论的影响。英美法系受历史影响,仍拘泥于委托人设立信托后便脱离信托关系,因此只是将受托人和受益人视为信托当事人,把委托人排除在了信托当事人之外。但是,英美法系也开始认识到了委托人在信托中的特殊地位,如美国的统一信托法典就在实体法上给委托人留下了权利的空间。
参见《办法》第26条,《信托法》第16条。
所谓“一对一”的模式,是指某一款备付金应该对应某一款要支付的货款,不得混同。笔者认为采取该管理方式不但是防止受托人违反信托目的,挪用备付金的有利措施,也是备付金风险防范的必然途径。
参见《办法》第32条。
参见《办法》第34条。因为支付机构的支付业务涉及到支付人的姓名、确定的金额、收款人名称、付款人的开户银行名称或支付机构名称、收款人的开户银名称或支付机构名称以及支付指令的发起日期。
《办法》第23条“支付机构接受客户备付金时,只能按收取的支付服务费向客户开具发票,不得按接受的客户备付金金额开具发票。”
日本著名信托法学专家四宫和夫教授在其《信托法》新版一书中指出“受托人不得以任何名义和方式利用信托财产为自己谋取利益。”法律学全集33-II,有斐阁,1989年版,第126页。
参见我国《信托法》第27条。
因为涉及商事信托,所以笔者认为一是应该纠正凡商事信托者只能是信托公司专属领域的认识误区,二是认为制定信托业法已是我国经济形势飞速发展的迫切需要,是有效推进我国信托业的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当然,眼下马上制定一个新法虽不现实,但却可以单行法或部门规章的形式予以推进。
参见中国人民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第16条第1款。
我国《信托法》第35条规定“受托人有权依照信托文件的约定收取报酬。信托文件未作事先约定的,经信托当事人协商同意,可以作出补充约定;未做事先约定和补充约定的,不得收取报酬。”《办法》中可以向委托人收取服务费用的规定符合信托法的要求。

【参考文献】

{1}郑建友.第三方网上支付市场的现状、问题及监管建议[J].金融会计,2006,7.

{2}李燕.由支付宝看我国第三方支付平台[J].经济与管理,2008,2.

{3}[]中野正俊.信托法讲义[M].东京:酒井书店,2005. 10-14.

{4}张军建.信托法基础理论研究[M].北京:中国财经出版社,2009.34-38.

{5}[]四宫和夫.信托法[M].东京:有斐阁,1989.

{6}[]新井诚信托法(第4版)[M].东京:有斐阁,2014.


出处:《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5年第5期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公众微信二维码
建议使用IE6.0以上1024*768浏览器访问本站 京ICP备14028265号
如果您有与网站相关的任何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financialservicelaw@126.com),我们将做妥善处理!
版权所有©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转自"中国金融服务法治网"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